法甲

风灭乾坤第十四章一只奇异的小鸟

2020-01-26 10:16: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灭乾坤 第十四章 一只奇异的小鸟

太行山上,一片绿意盎然,清晨的浓雾笼罩在半山腰上,随着初升的太阳慢慢变淡,林间一个光头少年不停地穿梭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这少年浓眉大眼,刚毅的面容中夹杂着一抹清纯,古铜肤色散着肉眼不曾发觉的青光,有些破旧的粗布黑袍,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抖擞,充满了兴奋的表情。

这个少年不用猜就知道自然是风度了,今天他特意跟疯长老打了招呼,很顺利地不用扫地,所以一大早的就兴奋的从墓园直奔向太行山深处,不过疯长老再三叮嘱,林中有极其强大的妖兽,让他多加xiǎo心,尽量找些一级的妖兽练练手。风度心里知道自己的实力,所以也并没有向太深的地方行进,只是在墓园附近的一代寻找目标。他在林中用边走边练习者风影凌波步,风长老告诉他学习了这套步法就要将他当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时刻不停的修炼才能尽快的突破自身境界,否则就会永远止步于此。

“恩?这附近好浓重的血腥气味!”风度吸了吸鼻子,脸上露出一抹凝重,看来着附近有危险。

”吼!“一声巨吼之声传来,风度感觉自己的心仿佛都被震得要跳出来了,耳朵之上微微有些血迹渗出,这吼声竟然恐怖到如此地步,不知道是什么妖兽所为?

要不要潜过去看看?风度心里想着。武者怎么可以退缩,我悄悄过去应该不会被发现,再者了我的体质特殊,一般人和妖兽根本发现不了我的气息。风度想着,一脸凝重地xiǎo心翼翼地向吼声的方向潜了过去。毕竟像他这样的年纪,好奇心是很正常的。

”哼,你这孽畜,还不屈服于本尊!“风度趴在草丛中仔细向着个地方看去,只见一个年买的老者正在和一头巨大的红色狮子较量,这老者站在高空身子来回晃动,一把长剑在手,有种威风凌凌的感觉,不到片刻只见这红色狮子像是受伤了似的,被老者轰落在地上不断地喘息着。两者出现了僵持的局面。

红色狮子此时竟然口吐人言:”哼,卑鄙的人类,本尊死也不愿当你的坐骑,你再逼迫,大不了来个鱼死破,我虽然受了些轻伤,但是真燃烧命魂之力的话足可以将你留下。

老者哈哈一笑:“大言不惭,今天非把你打个半死,打到你心服口服。看剑!”

老者出剑刁钻凌厉,只见天空中一道亮光划过,似乎要将天地劈成两半。红色狮子怒火冲天,终于是要准备动真格的了,全身突然燃起熊熊红焰,四周顿时被灼烧的塌陷,恐怖的热浪就连远处悄悄观战的风度都受到了影响,感觉全身都是汗水!红色狮子整个飞到半空,张口冲着那道剑光突出一颗巨大的内丹,这内丹冒着滚滚赤焰,威力可想而知。终于剑光和内丹相互碰撞,一刹那便引爆出巨响,一时间这片天地都动荡起来,附近的一些草木纷纷遭殃,一些猛兽是藏的藏躲的躲,能跑多远是多远。

风度还算反应快,迅速跑出波动范围,再晚一步就会被那滚滚热浪和漫天剑气给绞得粉碎。当真是险中之险,看来着好奇心当真是回害死人的。

远远的传来一阵愤怒得大叫道:“红毛天狮,你竟然已死相拼,今天就放你一马,来日老夫再来教训你。”渐渐地便恢复了安静。滚滚热浪和漫天剑气也纷纷消散开来,天啊,两人交战的战场此刻变得寸草不生,到处是深坑焦土。风度倒吸了一口凉气,高手交战果然不同凡响。

远处红毛天狮缓缓起身,接着向太行山最深处飞去,看来此战它是侥幸取胜了。风度不敢在停留在这里,匆匆按照原路返回,要退得更外围些,免得遇见想红毛天狮这样的庞然大物。脚步变动之间,留下道道虚影,不过刚走没一会,忽然从天上掉下来个东西直直砸在了他的身上,真是天降横祸!风度一下子被砸倒在地,要不是自己这xiǎo身子板还算坚挺,估计这会儿会被活活砸死。

“嘶!疼死我了。”风度揉了揉被砸的右肩膀,坐在地上定睛一看,喝!这从天上掉下来一只巴掌大的xiǎo鸟,这xiǎo鸟的喙如鹰,爪似龙,翅如雕,羽像鹏。这就奇了怪了,这四不像的xiǎo鸟是怎么出生的呢?这莫非是这些个神兽一起杂交出来的,貌似没这个可能性啊!

这xiǎo鸟是漆黑色的,看上去特别可爱,只是现在腹部被一支箭矢穿透了,鲜血在不断的冒着,这xiǎo家伙眼看就要不行了。风度毕竟是xiǎo孩子心性,看这xiǎo鸟又可爱又可怜的,于是毫不犹豫的准备将箭矢拔出来给它止血。

他轻轻将箭矢拔了下来,然后发现xiǎo鸟颤抖的特别厉害,心中也是一阵忐忑,毕竟这活风度可从来没有做过,只是书上説是这么救治的,今天相当于是第一次实践。很快的,风度在附近找了些止血药草碾碎之后附在伤口处,然后扯下了一xiǎo块衣服给xiǎo鸟包扎了起来。説着,把xiǎo鸟xiǎo心的抱在怀里,然后匆匆离去。

风度并没有发现,xiǎo鸟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泪水干涸了之后是浓浓的满足,似乎在风度怀里特别的温暖。所以xiǎo鸟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导致后来风度还以为这xiǎo鸟没救活,在怀里死了呢,一动不动的,不过后来这xiǎo鸟一下子睁开了眼睛顿时吓了风度一跳,紧接着他就傻眼了,这xiǎo鸟一下啄破了自己的左手,只是轻微的一啄,于是乎风度感觉就于这xiǎo鸟又了微妙的联系。难道这xiǎo鸟认我为主了么?风度睁大了眼睛看着xiǎo鸟。

瞬间脑海中出现了这个xiǎo鸟的回馈信息,风度终于确定了这件事,莫秒其妙的真还认主了呢!自己竟然多了个可爱的xiǎo鸟宠物,当下欢喜的不得了,抱起xiǎo鸟亲了一口説:“既然你认我为主了呢,就给你取个名字吧,你记忆中给我反馈的信息説你是一种叫做”天绝“的鸟,那以后我就叫你xiǎo天怎么样?反正看你是只雄鸟,这名字也蛮适合你的呢。”只见xiǎo天似乎很高兴的啄了下风度的手,这次可没有再啄破了,风度一阵的欣喜,这趟出来没想到竟然得了只xiǎo宠物。

风度将xiǎo天揣在怀里,让它好好养伤,自己则继续在外围找寻一些低级妖兽练手,有风影凌波步在身的他也并没有什么危险,毕竟打不过跑还是没问题的。

这时,风度正在与一只威风凌凌的豹子相互追逐,豹子向来以速度自称,可是今天碰到的敌人似乎最为难缠,在速度上竟然丝毫不在自己之下,这豹子今天也是倒了大霉了,成了风度的免费陪练。这还不算,还时不时地被揍几拳。终于,伴随着风度一声大喝:“破风拳!”这头威武的xiǎo豹子光荣牺牲了,反观风度也不好受,全身上下衣服全是破洞,身上伤口有有好几道之多,隐约可见从伤口处渗出来的鲜血,看来着战斗是相当惨烈的。

风度坐在豹子身上,大骂道:“这xiǎo豹子没想到这般难缠,速度竟然也这么快,先把它收起来再説,手中苍龙戒一动,这豹子的尸体便被收了起来,风度感觉有些累了,于是跌跌撞撞地往墓园回返,今天可以説真把他给累个够呛,不过庆幸的是富贵险中求,得了只宠物鸟,猎杀了头飞云豹,这豹子的尸体可是能卖很高的价钱的。

早上很早出去,一直到夜深了风度在满身伤痕的回到了墓园,翠姨看见他这么多伤口,心疼的眼泪直流,风度怎么安慰都不行,无奈地叹着气,匆匆吃了些翠姨煮的面条,然后沉沉得睡去了,这一觉睡得简直是太香了!

第二日,风度很早便起来了,抱着受伤的xiǎo天跑到疯长老那里想让他给悄悄,看看有没有什么快速治好xiǎo天的方法,结果疯长老并不在,不知道又去哪里喝酒了。没办法,风度只好开始清扫墓园。

而等他扫到墓园长廊的时候,远远看去,发现在母亲的墓前竟然站着一个男人的身影,心中微微一震,难道是他么?

风度忍不住提起扫把走了过去,这一看还真是他!自己的父亲风云天。

风云天感觉到有人走来,扭转身子一看,正是当日那个扫祠堂的少年,细看之下还真是和自己有几分相似,他失声轻呼:“度儿,你是度儿?”

风度知道这便宜父亲怕是知道我是谁了,但是他不会原谅他,整整八年多的不管不顾,自己母亲的去世都跟眼前这个男人有着极大的关系,他不可能认这个父亲,不负责的父亲。于是平淡地对风云天説:"前辈,你可能认错了,我不是度儿。“説完便头也不回的提着扫把离去了。

风云天看着这个离去的倔强少年,微微一叹:”是我没资格做你的父亲,不怪你,不怪你啊。”

101医院怎么样
陕西省康复医院预约挂号
呼和浩特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治疗阳痿医院
日照知名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