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明星天王 第七百六十二章 摧枯拉朽

2019-12-02 14:59: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明星天王 第七百六十二章 摧枯拉朽

肌肉男吕少入侵念奴娇娱乐租借的游艇,一群艺人吓了一跳,他身材不是很高大,比苏曈还矮,但架不住人壮。

在场的艺人里面,也就苏曈长得高大一些,可他眉清目秀,看起来不是特别壮的那种人。

论打架,大家都认为苏曈不会是吕少的对手。

“有话好商量。”

王超和成昆在游艇一层,两人连忙挺身而出。

看到有男艺人顶着,女艺人们才略微松了口气。

念奴娇公司另外的两个男艺人见到王超和成昆出列,也站出来,我们人多,不怕。

“滚开!”

吕少不是普通的公子哥,身体很壮,因为他知道,只有强壮的体格,才能支撑起肮脏的灵魂,只有强壮的体格,才能玩更多的女人。

吕少想上二层找苏曈晦气,而念奴娇公司一位男艺人正好挡住吕少的去路,被他一手推开,跌坐地上。

女艺人花容失色,这个公子哥太霸道了,看样子力气也很大。

“你想干什么?”王超和成昆连忙上前去,想要制服吕少。

“一个个小白脸,比书生还不如。”吕少冷笑,两只手向前推,王超和成昆根本拦不住,靠外的王超甚至被推到栏杆上,差点掉入海里。

“砰~”

那艘三层的游艇上,又有一个青年跳到念奴娇公司租借的游艇上来,他长得没吕少那么壮,但身材高大,一米八多,实打实的,可不像很多明星,明明才一米七,但资料上写着一米七五。

总之,明星里,有很多人身高都造假,真实身高要比对外公布的身高矮上几厘米。

正在这时,念奴娇娱乐租借的游艇启动发动机了。

“开!”苏曈对驾驶员下指示。

驾驶员不得不听话,因为苏曈他们是雇主,而他也不想事大,两游艇靠得太近,对面可以能会下来更多的人。

那边还有两个男的没过来呢。

真过来,驾驶员不觉得苏曈他们能打得过人家,即便是五打四。

女艺人们挤成一团,俏脸微白,吕少一人就摧枯拉朽

,把己方四个男艺人推倒,这力气也太大了。

“啊?”

“扑通~”

女艺人们尖叫,王超第一次被推开后,还想阻拦吕少,被吕少推下船,坠入海中。

“让他上来,他想给我磕头,我们哪能拒绝人家的好意?”苏曈在二层甲板上对一层还想拦住吕少的成昆等人说道:“把超哥拉上船,看他受伤没有。”

同时,苏曈让驾驶员停船熄火,免得把王超卷入螺旋桨里,那就惨了。

“小子,你完了,谁也救不了你!”吕少眼神凶厉,怒极反笑,踢了倒在地上的一名男艺人一脚,直奔二层。

“这小白脸,有意思。”吕少后面的光哥笑了笑,慢悠悠跟在吕少后面。

苏曈对一层甲板上的众女艺人吩咐道:“停止拍照录像,把收起来。”

有的女艺人之前拿出拍照录视频了。

艺人们很听苏曈的话,连忙收起。

“小曈。”张馨很担心,对方可能是半黑半白的势力,这里又远离岸边,想跑都跑不了,她怕苏曈吃亏。

苏曈在剧组里是有过打人的前科,但那是对方不敢还手的情况下。

现在面临的这些人,可是混社会的。

“小白脸,你知道我是谁吗?”吕少爬上二层游艇,没一上来就动手,先装装逼,吓唬吓唬在甲板边上的苏曈。

“我还真不知道。”苏曈实话实说,眼瞄见王超被拉上船后,转头对下面的王超问道:“超哥,有没有事?”

王超捂着脑袋,之前坠海,掉在两船中间,脑袋磕到对方的船上了。

不过不严重,只是估计起包了。

“没事。”王超回道,暗暗懊恼,自己前段时间一直跟公司练习生进行体能训练,很辛苦的,怎么到现在还那么虚,人家一推就倒。

眼见苏曈跟自己说话一半,又丢下自己,去跟别人说话,这是极大的不尊重人的行为,吕少那个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气腾的一下又上来了。

“吕少,别急,慢慢玩。”正在吕少想冲上去暴打苏曈一顿之时,光哥也上二层来了,在后面不紧不慢道。

光哥折辱别人的时候,喜欢慢慢露出身份,不用动手就可以吓死对方,然后等对方求饶道歉。

吕少则喜欢动拳头,这副身材不能白练了。

“法制社会,你们别乱来啊。”张馨紧张说道。

苏曈有些尴尬,扯了扯张馨的裙子,她这么一说,等下他怎么动手啊。

“法制社会?哈哈……”吕少笑了,只要他不杀人,就算把苏曈打残了,又能怎样?我爸虽然不是李刚,但比李刚还顶用,家里要权有权,要钱有钱,在海滨城,他说了算。

“一群戏子,我还以为是什么人这么大排场,找来当红女星陪玩。”靠得这么近,光哥终于认出一两个男星。

男俊女靓,应该就是一群戏子在开Party,不是什么富豪开海天盛筵。

如果是的话,吕少和光哥或许会小心点,毕竟能找来几个当红女星开海天盛宴的土豪,不会是一般的土豪。

只要是土豪,一般黑白人脉都很广,尤其是那些亿万富翁。

钱和权是成正比的,自己没有权或没有有权的人际关系,人生赚钱路很快就达到瓶颈,突破不了了,成不了顶级富豪。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最恨的就是戏子,所以我很喜欢玩戏子。”吕少不屑道,对戏子带着深深的恶意。

“朗哥,启动开船。”苏曈朝驾驶室里的驾驶员喊道。

“你……”光哥和吕少真是日了狗了,没见过苏曈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

“你敢开试试?”光哥对身后驾驶室里的驾驶员威胁道。

“你们不是要过来一起玩玩吗?船开你们怕什么?”苏曈问道。

光哥和吕少想了想,也对啊,我们怕什么?

“开船。”苏曈又朝驾驶员喊道。

船最终还是开了。

“好了,过来跪下,跪好之后再自己跳海游回去,少受点苦。”船开出几十米后,苏曈这才对光哥和吕少说道。

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碑林科大医院官伟
长春治疗癫痫病费用
甘肃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是哪家
绵阳治疗宫颈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