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剑绝九天 第八百七十六章 玉石俱焚

2020-01-14 11:34: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绝九天 第八百七十六章 玉石俱焚

不少相对弱小的种族恨不得拍着双手欢手魔族离开罪恶之塔,至于魔族人,当然是满脸沮丧。

不少魔族人现在很少登上比斗场,甚至很少在罪恶之塔的公共场合出现,一个个也是小心翼翼,就算说话的声音也压低了几分。

这一个月,对于魔族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一个月。

离火族不让步,那么紫心圣地就不会让步,紫心圣地不会让步,萧宁就不会让步。

而萧宁不让步,所有的魔族就要滚出罪恶之塔,包括魔族所有的巅峰战尊。

萧宁刚刚走上罪恶之塔的第十一层,迎面就走来两位魔族战尊,这是两位三阶战尊。

“萧宁,对吧?你终于爬上第十一层了,有没有兴趣现在就上比斗场?”

“二阶战将,爬上十一层,真是不知道死字如何写的,嘿嘿。”

两位魔族战尊朝着萧宁挑衅道。

虽说魔族已经明白,在罪恶之塔中无法与萧宁对抗,即使是巅峰战尊中排名第四的魔奇,也被萧宁秒杀了,其他种族如何是萧宁的对手?

不过对于魔族来说,尚且还存在最后一个办法,那就是在比斗场上击杀萧宁。

其实以魔族的个性,就算如今他们无法反抗萧宁,还是会有不少魔族人愿意找萧宁拼命的。

在罪恶之塔第十层中,不仅只有一个月守,尚且存在不少魔族的十阶战将。

萧宁与孟天谈判之后,许多十阶战将也曾自告奋勇,想要在比斗场上击杀萧宁,然而最终被制止了。

对此萧宁开始还有些纳闷,按照魔族的性格,他们怎么可能忍得住?

既然在比斗场下无法对付自己,这个冲动的种族,自然会选择在比斗场上对付自己。

结果萧宁连续几天的时间,都遭遇到空场,不得不晋升。

但是看到这两位魔族战尊,萧宁就明白了,这些家伙清楚战将很难击杀自己,与其枉送性命和造化之光助长自己晋升,干脆就在十层之中隐忍,逼迫自己进入第十一层。

从罪恶之塔的第十一层开始,就很少有战将级别的武者了,绝大多数神级天才都会停留在第十层。

即使他们有资格进入十一层,也会在第十层做好充分的准备,突破到了战尊之后,才会进入十一层。

就算月守和沐青阳,他们两人的实力,绝对有资格挑战一阶和二阶战尊,但还是选择在第十层中停留,不断吸取造化之光,势必要在第十层中突破战尊。

萧宁在逼于无奈之下,上了十一层,在十一层中的魔族战尊们哪里还忍得住?

就因为萧宁这小子,让罪恶之塔中所有的魔族们都十分被动,让所有的巅峰战尊十分被动,甚至于让炎魔圣地和恐魔圣地也十分被动。

无论是谁,只要能够干掉萧宁,那么他在魔族就相当于救世主一般的存在。

所以萧宁刚刚进入十一层,几乎脚步都还没有站稳,便出现了两位魔族战尊。

面对这两位魔族战尊的挑衅,萧宁眼睛微微一眯,淡笑道:“我接受你们的挑战,不过你们要做好丢掉性命的觉悟。”

“我们魔族没有一个贪生怕死之辈,何况你不过是一个二阶战将。”一位魔族战尊冷笑道。

另外一位魔族战尊同样猖狂地笑道:“对,只要你不动用你那狗屁能力,哈哈哈……”

“你是说这个能力吗?”

萧宁右手轻轻一抬,一股无形的力量顿时将那魔族战尊包裹住,那魔族战尊脸色顿时大变。

虽然巅峰战尊魔奇的死并没有外传,但是魔族内部却是很清楚的,只要萧宁的手指微微一动,他就会被撕成两截。

“你,罪恶之塔的规则,不允许在安全区域动手。”那魔族战尊急了,脸色一阵煞白。

“安全区域?”萧宁冷笑一声,“安全区域的规则,是你们所有席位掌控者定下的,不过我想,用不了多久,这个规则就会被作废了。”

“这是所有种族联手制定的规则。”那魔族战尊连忙说道。

萧宁目光闪动,手指轻轻一动,魔族战尊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随即萧宁朝着比斗场上走去,一边走一边旁若无人地说道:“新的规则,将由我来制定。”

其他种族的生灵们看到这一幕,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这萧宁也太霸气了,真不像是出自于人族。”

“他说的并不算错,如果抛开他人族的身份,现在他已经等同于罪恶之塔的掌控者了,谁能够在罪恶之塔中反抗他?凌烟?孟天?还不是一个眨眼就被他秒杀了,他来制定规则,并无不妥。”

“谁的拳头大,规则由谁来制定,这才是真正的规则。罪恶之塔这些年来就是按照这个规则运转。当初魔族霸占整个罪恶之塔的时候,又有谁敢质疑魔族?”

在众人的议论之中,萧宁走上了比斗场,朝着那两位魔族战尊遥遥一指,道:“还有十五天时间,在这十五天里,我还会给你们机会挑战我。”

“我,要去杀了他!”

从地上爬起来的魔族战尊脸上已是狂怒之色,说完就朝着比斗场上冲过去。

对于魔族来说,尚且还存在两个机会,要么他们在这十五天内将紫心圣地拿下来,要么在罪恶之塔中将萧宁击杀。

否则所有的魔族被驱逐出罪恶之塔,恐怕就变成在所难够的事情了,这也将是双魔圣地成立以来,受到最大的一次奇耻大辱。

那魔族战尊一跃而起,狠狠地踩在了比斗场上,巨大的力量甚至将比斗场踩得微微凹陷下去,不过比斗场的地面很快又自动回复了。

萧宁身边一点点红光涌动,熏的身影出现在萧宁身边,她朝着萧宁伸手说道:“拿来。”

“什么拿来?”

自从熏的意识恢复之后,她最近常常自己跳出来。

“枪!”熏淡淡地说道。

“干啥?”萧宁又问。

“这几场战斗,让我活动一下吧。”熏的嘴角微微上扬。

或许是成为剑灵之后憋得太久了,熏才提出这个要求。

想到她在天羽圣地中刺出那让人心悸的一枪,萧宁的确想要见识一下熏的枪法,于是手指轻轻一点,一杆长枪从口袋剑种中飞出,朝着熏飞射而去。

由于这把长枪是实质的,无法被收入剑源石空间,只能收入口袋剑种之中了,因此熏每次想要使用,都必须得到萧宁的许可才行。

手握长枪的熏,气势骤然就是一变,从她那双藏着火焰的眸子中,释放出无尽的煞气。

“怎么换人了?”

“那是我们离火一族的王,能够看到王的战斗,深感荣幸。”

“那是萧宁的剑灵之体,可以算是萧宁的分身,用分身作战很常见,不过这分身拥有自己的意识,这……”

比斗场上的魔族战尊目光一闪,这时候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在他眼中只有萧宁!

不顾一切,就算是牺牲掉自己的性命,他也要将萧宁斩杀,只要萧宁被斩杀,就算自己身死,也将是整个魔族的英雄。

双魔圣地极为奉行英雄主义,战死沙场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荣耀。

所以他才不管什么剑灵,也不管萧宁是不是要战斗,反正站上了比斗场,他的第一目标就是杀了萧宁。

魔族战尊体内的罡元源源不断朝着腿部涌去,随后爆发之下,这位魔族战尊仿佛一只暴走的大象,直接绕开熏,朝着萧宁急冲而去。

“你的对手是我!”熏神色淡然,手中长枪悄无声息划破空间,朝着魔族战尊指过去。

“滚!”魔族战尊急冲的同时,一刀就将熏的这一枪给挡开。

他根本没有多做停留,依旧朝着萧宁冲去。

而萧宁则站在比斗场的一个角落,双臂下垂,神色淡然,面对这位魔族战尊,他根本就没有进入战斗状态。

“竟敢冒犯吾王,这个魔族人必须处死!”

“吾王自然会取他性命。”

观众台上,听到魔族战尊对熏骂了一个滚字,不少离火族人都闹腾起来。

他们族中的王者怎能让人侮辱?倘若不是限于比斗场的规则,恐怕离火族的这些战尊早就冲上来了。

熏的长枪被魔族人挡开之后,枪尖在空中画出一个细长的弧线,随后在熏的一抖之下,长枪的枪杆竟然直接被她抖弯了,仿佛一条抬起脑袋的毒蛇。

随着她皓臂轻轻一撒,长枪被她一抖而出,那枪尖撕裂空气发出啪的一声巨响,朝着魔族战尊后背直钻过去。

萧宁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位魔族战尊,神色平静,甚至他还有闲暇的时间提醒魔族战尊,朝着魔族战尊后背指了指,他的后面有危险。

修为到了战尊这个境界,灵识何其敏锐?这魔族战尊哪里感受不到身后的危险?

但是萧宁近在咫尺,而且看上去竟然没有反抗的打算。

就算被那长枪贯穿了又如何?只要将萧宁给劈了,那么他就是魔族的大功臣。

所以这位魔族战尊丝毫没有顾忌身后的长枪,他原本就存了拼命的心思,这种心思不仅他有,所有魔族人都有。

冲到萧宁跟前的瞬间,这位魔族战尊罡元爆发,汹涌的力量从手中灌注到刀中,仿佛这一刀蕴藏着他这一生所有的力量。

“给我死!”魔族战尊嘶吼起来。

大庆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汝南县中医院怎么样
防城港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宜昌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河北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