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孤岛世界 第二十一章 内斗

2020-01-16 18:07: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孤岛世界 第二十一章 内斗

“呵呵呵,因为我年轻嘛,当然是‘少’了。”乌鸦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废话,呵呵傻笑了一阵,掀开桌上的一个不锈钢盖子说道,“来来来,看看锦缎城这里的特产吧,这些东西也就只有在河东这一小块地方可以见到,其他地方想吃都吃不到。”

“这是什么?”本来觉得乌鸦的表情很可恶,还想继续跟着玫瑰的话追击他的雌豹,目光下意识的跟着乌鸦的手扫过桌面,立刻被盘子里的东西吸引住了。白瓷盘小巧精美,然而比瓷盘更精美的,是里面盛放的食物。那是一种半透明的食物,通体洁白没有一丝杂色,一根根被切成细长的圆柱形,在盘子里摆成完整的扇形,从食物表面,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甜香。漂亮可爱的造型一瞬息勾起了雌豹的好奇心,让她疑惑的打量着盘子里的食物问道,“看起来像是粗纤维,但是晶莹剔透的和水晶一样,这东西真的能吃吗?”

“能不能吃,你自己试试呗。”乌鸦虽然这么说着,但主动拿起筷子夹了一根放进嘴里,享受般的眯起眼睛咀嚼着,直到咽下最后一根纤维,才深深叹了口气,轻声道,“河东河西的特产,白玉柱,其中滋味,谁吃谁知道。”

两位女士对视了一眼,乌鸦陶醉的表现让她们对这顿饭开始期待起来,两人尝试着夹起白玉柱放进嘴里,立刻,一股很难形容的感觉充斥了所有味蕾。可以确定,这是一种肉质纤维,纤维很粗,但口感极其柔软,一口咬上去简直就像融化在口中一样。细细咀嚼品味,柔软的肉质里,还带着淡淡的腥气,但腥气被烹饪时的添加料巧妙掩盖,化为了一股奇特的香气。

“这是……螃蟹吧。”玫瑰一手撩开长发,优雅的夹着一根白玉柱,轻声说道,“但是螃蟹可没有这么完整的一块肉啊。”

“猜对了,就是螃蟹。大灾难之前就有句话,深秋河东蟹正肥,深秋时的螃蟹,黄满膏肥最是美味。然而到了大灾难之后的新时代,人们才发现,其实盛夏也是吃蟹的好时节。”乌鸦指着一盘白玉柱说道,“这是叶脉河里的特产河蟹叶脉蟹,只有叶脉河水势平缓的下游,也就是河东河西这一代才有。这种螃蟹在大灾难后每只的甲壳就能长到三米多宽,一对蟹钳可以轻易把普通人夹成两半。到了盛夏的时候,它们肚子里虽然还没有蟹膏蟹黄,但浑身的肉质已经非常饱满了。捕捉一只之后,敲开它们的八只步足,取出里面的蟹肉,截取每条腿最饱满的部分,经过特殊的烹饪手法,制成这道白玉柱。这么小小的一盘,大概需要三只叶脉蟹吧。”

“果然,是臭名昭著的食人蟹。”玫瑰点头道,“我早有耳闻,这种怪物在饥荒的年代,甚至成群结队袭击叶脉河两侧城市,数万只螃蟹组成的部队浩浩荡荡,沿岸的城市无一幸免,大部分人都被活活把身体撕碎吃掉了,哀嚎惨叫声甚至可以持续几天几夜。”

“一般不会形成那么多数量的规模。”乌鸦摇着头说道,“因为它们有一种奇怪的特性,这天然限制了它们的数量。”

“哦?这我倒是没听说过。”玫瑰皱眉问道,“什么特性?”

“每当它们四岁进入成熟期,可以离开旧族群建立属于自己的新族群时,就会进行一次仪式性的活动。”乌鸦脸上带着很古怪的笑容,轻声道,“凡是打算分出去建立新族群的叶脉蟹,都会聚集在一片水域主动厮杀,直到剩下的最后一个,才有资格走向新的生活。于是,那时就会看到数百上千的巨型螃蟹,在叶脉河里殊死搏斗,场面极其惨烈。”

“哦,所以少城主只是少城主。”玫瑰若有所思的说道,“于是,你就请来了我们?”

“呵,请你们来,和这其实无关。”乌鸦笑了笑说道,“你猜的没错,锦缎城的确有这条规矩。每代城主都不直接设立继承人,所有继承人自己去寻求城市各方的支持。当城主去世之后,所有继承人在他们背后势力的支持下,开始明争暗斗。斗争持续六个月,六个月后,所有还有余力的继承人和城市的所有势力代表一起做出最终决定,胜者登基,败者离场。”

“离场?”玫瑰追问道,“这代表着什么?”

“失败者会被逐出城市,三十年内不得返回。”乌鸦就像在说别人家的事一样平静,“而几乎统合了整个城市势力的胜利者,则接替已经去世的城主,开始对城市开展新一代的掌控,直到他也步入死亡。”

“我x,你们这是养蛊吗?”雌豹从满桌佳肴里探出头,含糊不清的说道,“生怕自己后代死的xx不够快?而且每内斗一次,对你们城市的实力本身就是一种打击吧。”

“的确,会受到一些损失,各势力损失一些人才,城市损失一些兵力,可能还会损失一些民众,但换来的,却是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合格,也能被各方势力接受的城主,对一座城市来说,这样反而是好事。”乌鸦耸耸肩说道,“如果出现某些找不到支持者,根本无力竞争,或者从一开始就无心和兄弟们竞争的继承人,那也没关系,这些人会被视为主动承认失败,在内斗结束后自动被驱逐出城市。”

“很残酷。”玫瑰眯着眼说道,“不过就像你说的,一劳永逸,未必不是好事。”

“而且,内斗阶段还有个规矩。”乌鸦笑眯眯的说道,“所有参与者都只能是城市内部的相关人士,外人没有资格参与的。”

“所以你才说请我们来和这事无关喽?”玫瑰冷笑,“不过,我怎么不觉得你这种人会被规矩束缚呢?”

“呵呵呵呵,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乌鸦也不反驳,反而理所当然的说道,“外人虽然没有资格直接参与,但是做些其他事还是可以的,你说对不对。”

“哼,这些就不是我们该考虑的事了。”乌鸦到底还是没有明确说明任务是什么,玫瑰也不追问,只是冷漠的说道,“让我想想,你刚才被称为三少爷,不会还有两个哥哥或者姐姐吧。”

武汉肛肠医院主治医生
北京北城中医医院在线咨询
安顺癫痫病哪个医院好
贵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上海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