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异界之魔兽再起 第四百二十章 草

2019-10-15 18:58: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之魔兽再起 第四百二十章 草

“很高兴,我还有这个最后的底牌。要不然自己或许就要错过这个非常难得的机会了。”陈乐开心的在自己的脑海里狂欢着。

“这边!这边。医生大人!这边请!”现在的那个妇女就像是发疯了一样,他不断的向着陈乐指引着路线。

很快,陈乐重新回到了院子。蔡良顿时就露出了震惊和疑惑的表情。

“不知道医生大人还有事情可以指教吗?”

陈乐微笑着说道:“我想了想,本来我不想继续管这个鸟事的,但是因为一些事情我不得不管了。”

蔡良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原本他都绝望了,但是陈乐的这个样子无疑就是说明现在的情况还有救,而且希望非常的庞大。

“既然大人愿意参与这件事情,那么鄙人自然是不会吝惜鄙人的财富的。”钱是死的,人是活的。作为朱雀之城的大商人之一的蔡良他怎么可能不懂得生命的投资的重要性。

“那么就多谢了。”陈乐假笑着,反正他一点也不贪图蔡良的财富,他现在要的只是这件事情背后的东西。

“麻烦蔡良先生先说说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只有您说了我才知道我怎么处理。”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那么现在也是时候询问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哎!这一切说来话长!”蔡良叹了一口气说着,同时,那个门童和妇女端来了两张凳子。

“坐吧,医生大人。还有这个强者大人。”蔡良突然感觉自己很尴尬,虽然陈乐身旁的渣渣本一身银装圣铠,但是只要是一个明眼人就知道陈乐才是这里的主事的。不过,蔡良作为一个外人,他居然忘记了这个队伍里的战斗人物的名字。不得不说这是蔡良的一个失职。

“渣渣本。”渣渣本无奈的说着,自己虽然只是陪衬陈乐的一个仆从,但是这也未免太坑爹了吧。

“渣渣本大人。鄙人失礼了。”蔡良一脸歉意的说着,同时他还不顾自己已经虚弱到不行的身体强行给渣渣本行了一个礼。

“算了。”陈乐甚是无奈,这个事情本来就没什么,这也用不着蔡良行如此大的礼。

“你还是不要继续浪费时间了。先说说我感兴趣的事情吧。”陈乐无奈的说着。

蔡良迅速的在后来妇女端过来的板凳上坐好了,然后他对着妇女说道:“去买点东西回来吧。现在那些家伙被赶走了,我相信他们一时半会是不会回来的。”

妇女点了点头,然后他就带着门童走了出去。

“很抱歉,医生大人。我不想让我的老婆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蔡良一脸歉意的说着。

“看起来这件事情的背后的复杂程度比我想的还要复杂啊。”陈乐感慨道。

“恩。这件事情没有那个孩子说的那么简单。”蔡良苦笑着说道。

“孩子?就是那个门童?”陈乐惊起的说道。要知道,那个门童可是在房屋外面和自己说的。而蔡良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陈乐怎么想也不明白为什么蔡良可以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听到陈乐和这个门童的谈话。

“门童?算是吧。这个孩子是被我就起的,他来我家也没什么事情做。”蔡良点了点头。

然而,陈乐此时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蔡良先生,刚刚您说这件事没有那个门童想的那么简单。那么这件事情的背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蔡良看了看那紧闭的房门,随后他说道:“我从最开始说起吧。”

陈乐点了点头,从事情的最初说起这样非常有利于陈乐接下来的了解事情的具体的情况。

“本来,我是去青龙城做生意的。”蔡良一脸激动的说着。看着他的这个表情陈乐以为蔡良应该是有一笔大生意才对。

“医生先生,您知道吗?这一单生意的价值可是足足有五个亿啊!”蔡良大声的说着。

“五个亿!”陈乐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气,眼前的这个蔡良一脸瘦弱,他完完全全没有一个富甲一方的应该有的样子。反而,他的样子却像是一个快要步入尘土的老人。

“是的!五个亿!这是我这一辈挣得的最多的财富。”蔡良一脸狂热的说着。

“嗯嗯嗯,你说说,你现在打算还要干什么。”陈乐一点也不关心那个所谓的生意。在他的眼里只有力量才是这个世界最为真实的东西。那些财富只不过是力量的附庸罢了。

“额!”蔡良突然意识自己失态了,所以他一脸尴尬的说着:“额,抱歉。”

陈乐叹了一口气然后示意他继续说道:“说重点!现在我想要听的不是你能挣多少钱!我只关心这件事情!”

蔡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道:“额!我明白了。”

蔡良重新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随后他说道:“是这样的。医生大人,按照天朝帝国的条例,我们这些商人想要做官是非常有难度的。”

陈乐点头点头,他从熟女城主那里了解了不少关于天朝帝国的风土人情,所以他对这个商人不得做官的事情有着非常深刻的了解。

“不过!我们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蔡良苦笑着说着,看起来他的那个所谓的好方法不过是一个坏方法。

“我们向着外域购买了一块玉佩。这个玉佩足足花了我一个亿。”蔡良一脸无奈的说着。

“价值一个亿的玉佩,你也是吊。”陈乐郁闷的说着,按照丁雯的说法,一个亿貌似可以买下一块不小的地了。

“是啊,一个亿的地,我想要的只是把他作为城主的寿礼罢了。”蔡良悲哀的说着,或许这就是他作为商人的悲哀。

“的确够苦逼的。”陈乐能够明白,就算是万宏把这个东西送给了熟女城主,那么他最多只是能够得到一点比较稀有的赏赐,他肯定是没有什么一官半职的。

“不过,正当我打算把这个玉佩献上去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情。”说道这里蔡良的脸上露出了恐慌的神sè。

陈乐顿时就明白了,恐怕从这里开始就事情的转折点了。

“我得到这块玉佩的第一天我就开始做梦了。”蔡良恐惧的说着。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晚上那张脸!”蔡良大吼着,此时他的脸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扭曲了。

“医生先生!你能想象吗?你一闭上眼睛就你就能看见一张高度腐烂的脸。”蔡良大叫着,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

“真是悲伤。”陈乐郁闷的说着,现在的情况貌似有些麻烦了,那个玉佩就像是一个诅咒一样不断的缠绕着蔡良。

“第二天,这一块玉佩就消失了!我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块玉佩是变成了一个透明的东西!”蔡良恐惧着说着,此时陈乐的内心里掀起了惊天骇浪。

“随后,我的家里开始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奇怪的事情。”蔡良郁闷的说着。

“上午全家上下的花瓶全部无缘无故的打碎。”

“第二天家里的所有猫狗全部死亡!”

“第三天!家里的植物全部枯萎。”

“可以说,每一天都要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每一天府邸里面的人都要走上那么几个。”蔡良痛苦的说着,要不是他太想要这个所谓的官位,那么他现在或许就不用遭受这些该死的东西了。

“看起来那个东西已经变成了一个类似意识的东西存在于这个房屋里面了。”陈乐终于明白了这个事情的起因了。

“后来,家里来了一个和尚,他看了我的房子一眼然后就说这里已经被邪灵占满了,我则是被邪灵的王给彻底附身了。不过,他说他只能帮助我暂时缓解一下这些邪灵,所以他在院子上贴下了那个符咒。”蔡良一脸庆幸的说着,可以说如果不是那个老和尚,或许现在连遇见陈乐的机会都没有。

“果然!我就说这个东西是谁留下的。”陈乐非常明白这件事在冥冥之中和自己有着说不清的关联,但是他打死也没有想到这件事的关联性居然和自己那么大。

“现在我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我也知道怎么解决了。”陈乐微笑着说着。

“那么多谢了!”蔡良大声的说道,现在的他总算是明白生命的珍贵了

。他再也想要什么官位的东西了。

“我们去周围看看。蔡良先生,等下如果还有什么事情我会再问你的。”陈乐微笑着说道。

“好的,好的。”蔡良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再也没有什么想法比现在的心情更加的好了。

“现在!主人,请您寻找一下这个院子里有没有一棵颜sè较深的草!”深渊之主的声音出现在了陈乐的脑海里。

“颜sè较深的草!简直卧槽!”此时的陈乐的内心是崩溃的,这个院子里那么多的草,自己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些草里找到自己要的那一颗草。

“主人!那棵草很明显的!”深渊之主无奈的说着。未完待续。。

滨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锦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吐鲁番治疗早泄医院
滨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锦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