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三十七章 以血为证(上)

2020-01-14 09:27: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三十七章 以血为证(上)

“尼德…霍格。”

康诺德皱起了眉头,那刀削斧刻般冷峻的面庞上流露出淡淡的…蔑视:

“洛伦·都灵阁下,你是不是有所误会?我的宽容和忍耐,让你以为可以用这种荒谬的借口来糊弄我?”

一旁面色苍白的路斯恩不自然的开口:“康诺德殿下,我……”

“在我需要你开口的时候,自然会让你开口的。”萨克兰亲王那血色的双瞳掠过路斯恩的面颊,那份蔑视和鄙夷简直到了不加掩饰的地步:

“现在给我安静,逃兵!”

感受到羞辱的少年瞬间涨红了脸,愤怒的火焰在银灰色的瞳孔中升腾,吱嘎作响几近咬碎了自己的牙齿。

无视了少年的怒火,表情越来越难看的康诺德重新将目光放在了微笑着的黑发巫师身上:“如果你也准备告诉我你发现了巨龙王城什么的,那就请闭嘴吧——现在的我,现在的断界山要塞不需要这些,我真正需要的……”

“我知道您需要的是什么,那正是我会出现在这儿的原因,不是吗?”洛伦稍稍勾起了嘴角,表情愈发的玩味:

“所以我才会说,尼德霍格是一个完美的选择——可以让您无需再考虑和您的弟弟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的交易,甚至无需付出任何代价!”

“如果最终的目的是让整个帝国的力量都团结在德萨利昂的铁王冠之下,或者说…团结在您的旗帜之下,那么北方是否真的有敌人入侵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一个让帝国不得不团结起来的理由,才是最重要的!”

“尊贵的,萨克兰亲王,帝国的皇储康诺德·德萨利昂殿下,打从一开始您需要的就不是什么‘证据’——而是一个完美的借口,而且是所有人都无法反驳,无法抗拒的借口!”

康诺德沉默不言,但就连一旁的路斯恩都能感受到殿下已经开始动摇了。

该死的,这个黑发巫师刚刚究竟说了些什么?!

不,那才不是什么动摇…洛伦心底的冷笑愈甚,平静的微笑愈发的玩味——自己的第一目标是离开断界山要塞,这个完全笼罩在康诺德阴影下的领地;

第二个目标则是前往尼德霍格,寻找“第一巫师”罗根的遗迹,并且在整个北方之行中尽可能确保布兰登活下来,才能从他手上得到那份答应好的“报酬”。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自己必须继续忽悠这位皇储殿下……或者说,让他真正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攥住一个人想要的,你就能让他对你任予任求——老套的把戏,但永远好用。

“要前往传说中的尼德霍格,势必难如登天,甚至会遭受重重无法想象的阻碍,很有可能遇上大批的敌人和突如其来的袭击;即便拥有巨龙和卫兵的保护,也无法确保布兰登殿下一定能安然无恙,小小的“疏忽”也许殿下就会惨遭不幸,坠落悬崖,粉身碎骨……

康诺德皇储殿下,你真的…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黑发巫师意味深长的目光凝视着那张和布兰登酷似的脸,语速异常的缓慢。

萨克兰亲王,断界山要塞司令的面色一阵青白,死死盯着洛伦的表情仿佛下一刻就会冲上来一剑捅死他。

但就和恩斯特一样,他并没有这么做。

漫长的,犹如时间静止般的死寂,一旁感受着这份煎熬的路斯恩死死咬着牙,注视着面前这场比刀剑更胜一筹,言语和心灵的厮杀博弈,一刻都不敢松懈。

一个眼神,就是一次刀光剑影;一次沉默,就是凌厉的反击;

命悬一线!

“……你准备背叛我弟弟,你所效忠的主人布兰登?”康诺德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压低了嗓音说道:

“为什么?”

“如果没猜错,您应该是从鲁特·因菲尼特的口中了解到我这个不值一提的巫师的,对吧?”洛伦很是玩味的笑了笑:“难道他告诉您我是什么忠心耿耿,绝对不会背叛主人的老实人吗?”

“恕我直言,如果他真的是这么说的,那您倒是应该怀疑一下这位守夜人首领对您是否足够忠诚了。”

回答洛伦的是康诺德不屑一顾的冷哼,显然这种低劣的“挑拨离间”对他并没有什么涌出,但至少略微打消了他心中的疑惑。

“在埃博登的时候,迫于当时的局势和选择,我不得不和巫师塔与布兰登殿下站在了同一阵营,并且通过向他效忠换来保护和一个还算美好的前景。”

被拘束的黑发巫师微笑着:“不过等到事态平复,我就发现很多情况和这位殿下所讲的并不一样,他同样骗了我,并且让我不得不成为他的巫师顾问,以此来交换所谓的‘保护’!”

康诺德略微低头,垂下了目光:“也就是说…你并不是主动愿意来到断界山要塞的?”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鲁特·因菲尼特,我甚至都不会出现在埃博登——但现在说这个也已经晚了,毕竟我已经到了这里,而布兰登殿下已经无法为我提供任何庇护,连他自己也岌岌可危了!”

“所以你就打算趁机改换门庭,出卖你原本的主人?”康诺德冷哼一声,犀利冰冷的赤瞳死死盯着洛伦的脸,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那我也问一句——为什么我要相信你这样三心二意,随时会出卖主人的家伙?”

“很简单,您并不需要相信我。”洛伦刻意放慢了语速,一字一顿的说道:

“您只要把这当成是一场交易就可以了,就像您和您弟弟布兰登一样;而我的开价绝对要比他合理,并且可以让您减少很多后顾之忧。”

“最起码的一点,像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这样的聪明人,是绝对不会亲身犯险的;至少他不会主动做这种事情,即便遇到了敌人第一时间应该也是保命逃跑,对您的价值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高。”

“但是…如果是不幸陨难的第十三世代皇子,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的尸体,难道对您而言不是更有用处吗?”

笑容逐渐从洛伦的脸上失去,说出这句话对他同样是一次赌博,甚至能听到一旁的路斯恩那愈发急促的心跳…还有洛伦自己的心跳。

这是最后一搏!

康诺德皱着眉头,目光从未离开过洛伦的脸。

“……非常好的演技,洛伦·都灵阁下,我差一点就要上当了。”康诺德的声音不仅沉重,更带着一分的阴冷:

“如果不是鲁特·因菲尼特提醒过我,绝对…绝对不能相信你的话——顺便一提,他对你的评价可谓是相当的高。”

“你呢?维尔茨家族的私生子;洛伦·都灵阁下为了拯救你这条贱命可是连自己的性命都搭上了,不准备说点儿什么吗?”

“我……”路斯恩刚刚开口,就再次被打断了。

“算了,我看你还是继续保持沉默吧,逃兵——对洛伦·都灵而言,你也只是他碰巧发现的‘工具’罢了!”

萨克兰亲王的表情就像是抓住了老鼠的尾巴,冷笑中带着一丝轻蔑:“尼德霍格……洛伦·都灵阁下,你提到这个名字绝对不会是没有意义的,我猜…那里肯定有你想要的东西对吧?”

“在完成既定目标的同时,完美的隐藏自己的目的,鲁特·因菲尼特和我强调过,并且让我着重小心你这一点——你加入巫师塔,成为布兰登的巫师顾问,不惜一切救出路斯恩,目的只有一个……

前往尼德霍格,我说的没错对吧?!”

上海远大医院靠谱吗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看病好不好
云南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大庆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河南牛皮癣手术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