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四百零五章除魔卫道

2020-01-14 12:32: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四百零五章除魔卫道

第四百零五章除魔卫道

水家惨烈,余者不足十分之一,覆灭之势就在眼前,不可能再有更改的机会。哪怕这些人存活下来,也是再没有资格坐拥三大家之位。

而雷家如日中天,雷家老家主雷洪进阶帝君,正是雷家红日当天的时候。这种时刻别人高捧还来不及,为何于苍生要突然反叛?

于苍生身为于家老家主,亦是聪明人,怎么会看不出这些?他如此作为,到底是因为什么?

人群惊震,茫然的看着局势变幻。

场地中,雷于两家第一时间拉开了距离,雷家族人纷纷撤开,避退着于家族人。一时间,先前还并肩作战的两大家却转眼成为敌人,相互戒备警惕起来。

“老祖,这是为什么?水家覆灭在即,您怎么会做出这样糊涂的决定?”

有于家后辈不明所以,当众询问于苍生,想要知道一个理由。若不然,他们这样茫然而动,岂不是蠢傻。

“放肆!”

于苍生断喝,舌绽惊雷,直接轰得那后辈吐血横飞,重重的滚在地上,就此昏死过去。

这些小辈不知死活,不知他的良苦用心,敢这样违背他,真是该死。

“雷家残忍无道,枉杀无辜,如此作为有悖天理,有违人伦。如此邪恶之举,老夫看不下去,要逆天伐魔,为天下苍生铲除这样的异己。”

于苍生大声呵斥,命令着于家众人退出雷家阵营。

人们很无语,无言以对。于家这样的大逆转,才突然,先前没有半点征兆,让人惊疑。

“于苍生,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吗?”

雷洪从天而降,如同一道雷霆陡然降落在了雷家阵营前,冷眸看着于苍生,冷冷的问道。

“雷洪,你休要花言巧语,巧舌如簧,老夫以往受你蛊惑,看错了人。误以为你是正人君子,可以为天下苍生谋福改运,老夫才信你一回。却没想,你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老夫真是羞与你为伍。”

于苍生是何人,心思狡猾,老辣如狐。他们这一家子人颠倒黑白最是擅长,能将生的说死,更能将死的说生。

一番话出,连得于家众人都是脸腮通红,这样变卦也变得太快了吧?这样的托辞,真的好意思?

然而于苍生却是毫不脸红,泰然自若,坦然镇定。

“雷洪,今日不管你如何花言巧语,老夫都要揭穿你的真面目,让世人看清楚,你这老东西的狼子野心,是如果的阴暗腐朽。”

于苍生振振有词,大义凛然的喝道:“似你这样表里不一,阴险邪恶的老狗,老夫真是痛恨,悔恨曾和你为友。此刻老夫回忆,都是恨不能磕头忏悔,怎会认识你这样的东西。”

“今日这番作为,你留下累累血债,已经入魔成邪,这天下注定是留你不得。若不然,未来这天墉城就将化作黑暗,将永无宁日。天下同道门,还请合力出手,随于家降妖伏魔,铲除雷家这群妖孽异己。”

于苍生一张嘴上下翻飞,给雷家定下了累累罪行,每一条每一句都是孜孜锥心,让得雷家众人气得不轻。哪怕是雷洪这样的人雄都是胡须颤抖,精壮的躯体都是瑟瑟颤栗。

见过无耻的,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当初可是于苍生要和雷家合作,意图联手对付水家的。现在这最后关头,这老东西居然反咬一口,将一切祸水全都推到了雷家身上,这可真是不要脸至极。

雷洪都是气惨了,只觉肺都快要炸开了。妈了个逼的,他恨不能一巴掌拍死这家伙。

“够了!”

雷洪断喝,打断了于苍生的喋喋不休,振振有词。一双老眼充满了冷漠杀机,盯着于苍生断喝道:“于苍生,你这是在断你于家的生路,是在亲自葬送你们于家的希望啊。”

“雷洪,休要恐吓老夫,别以为你实力强,老夫就会怕你。告诉你,今天纵使你上天入地,都不会再有活命的机会。你必死!”

于苍生抬指断喝,怡然不惧雷洪的威势。

“好!好!好!好得很啊!于苍生,你这老狗阴险狡诈,当初处处和我雷家合谋,意图覆灭水家。现在水家遭殃,你却要倒打一耙,让雷家背下一切黑锅,老夫饶不了你!”

雷洪声音冷漠,缕缕威势弥漫开来,帝威横扫四方,镇压群敌。他一身青衣猎猎飘扬,满头黑发亦是漫天飞舞,姿态猖獗狂霸,尽显霸气。

“于苍生,且来让老夫瞧瞧,你的本事有多么了得?让老夫看看,你今日到底是要怎样来铲除邪魔异己?来啊!”

雷洪怒喝一声,舌绽惊雷,震得满场不知道多少人气血翻涌。于家大部分人咳血,脚步踉跄飞退,遭受了不轻不重的伤势。

“老狗,你休要猖獗!”

于苍生脸色一沉,指着雷洪断喝。但面对着对方的威势,他却是毫无出战的勇气。

因为他知道,皇境与帝阶有着怎样的差距。哪怕他是皇境绝巅,面对着突破帝阶的雷洪也不可能会是敌手,君不见水家的那位就已经消失了吗?

踌躇间,于苍生转头看向了秦鸿,求助的眼神看着秦鸿,眼角余光却是瞥向了秦鸿的发梢。他知道,在那有着一位帝阶人雄,六级妖兽玄天水蟒。

只要玄天水蟒出手,雷洪定然不敌。

到时候雷洪被牵制,以于苍生的实力,雷家当代中人他还不是横扫的份?

“秦鸿!”

这时候,水泽红着眼睛冲天而起,怀抱着水奕的半截残躯来到了战舰上。他满脸的煞气看着秦鸿,然后竟在无数人的瞩目下,径直的跪倒在了秦鸿的面前。

“秦鸿,水泽以命相求,请代水家铲除大恶,诛灭雷家。水家大仇得报,水泽以命起誓,水家世世代代愿为奴仆,做牛做马奉你终生。”

水泽跪地长泣,怀抱着水奕的残躯,朝着秦鸿叩首不起。紧随其后,水芊芊,水蓉儿,水厉,水诚,以及此番从天雷山归来的三位水家族老及十几名水影卫,皆都朝着秦鸿跪伏下来。

“恳请公子救我水家!”

一干人等齐声叩首,呼喊秦鸿下令出手。他们知道,唯有秦鸿点头,六级妖兽玄天水蟒才会为他们出力。

人们见得这一幕,都是忍不住的惊哗出声。看着水家这些人物的动作,他们皆都是难以理解。

为何向一位少年求救?难道他们以为,这样的一位少年就能够救水家于水火,解救水家于危难?他们以为少年是帝君呢?

“嗤!水家疯了吧?”

终于,人群传来一道嗤笑,满脸的嘲讽,出自雷家。

“我雷家如日中天,老家主更是突破进帝阶,是天墉城千年来第一位帝君人雄。在大荒中绝世无敌,还有谁人能和老家主比对?”

“水家生死存亡,慌不择路,竟是疾病乱求医,以为找为不知名的少年来,就想要瓦解灭族大祸,就想抗衡雷家之威吗?”

“荒谬!简直是无稽之谈!”

雷家上上下下都是露出了嗤讽,对水家的夷灭他们早已经认定,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救得了水家的。

人们也都是关注着,不过他们不似雷家那般大胆。只是窃窃私语,交头接耳,不敢大声喧哗,怕激恼这些残存的水家人,做殊死一搏。

“公子,恳请相助,救我水家!”

水家一位族老悲呼,白发苍苍,朝着秦鸿叩拜下来。

这样的一幕,悲壮又无奈。

秦鸿目睹着,一颗心也是充满了压抑。水家的遭遇让他很是同情,一代大家就这样泯灭,真是遗憾。

水奕战死,这位儒雅的中年男人,与人为善,也就这样战死掉。更死无全尸,惨烈无比,即使秦鸿这个局外人看在眼里都是忍不住的勃然大怒。

他和水家虽无太大牵连,但终究是有所因果,算得上是朋友一场。水家覆灭,他岂能够坐视不理?

“都起来吧!”

秦鸿深吸口气,搀扶起了为首的水泽,并示意其他人起身。

“雷家残忍无道,残杀无辜,如此不耻行为,天下当共讨。除魔卫道,乃我辈楷模,天下人当以身作则。”

秦鸿冷漠开口,神色一片深沉,看着水家的殷切,看着雷家的冷怒,看着人群的漠然,他冷声喝道:“诸位今日袖手旁观,来日水家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提起水家,水家残余的族人无不悲呛长泣,痛苦交加。

人群毫不动容,只是冷眼旁观,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小屁孩,就凭你区区一介武道王者,就想要在这儿煽动天下人?哈哈哈。我看你还是回家吃奶去吧,出来逞什么英雄?”雷家一位长老大笑。

雷洪看着秦鸿,神色一片冷酷。若非是不想落个以老欺少的口舌,他不介意一巴掌抽死秦鸿。

“诸位就没有一个人敢出来面对,出来反抗雷家的这种暴行吗?须知他们的残忍,未来兴许就会加诸在你们身上。今日尔等冷眼旁观,未来将没人对你们伸出援手。”

秦鸿环目四方,大声断喝。

“真是无知的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真以为天下是你家,天下人是你叔伯。随你三两句话,就可以被你煽动了呢。”雷家传来嗤笑,满是讥讽。

“可有人愿与小子除魔卫道,阻止雷家暴行?”

秦鸿脸色骤冷,当空一喝。

“老夫乐意!”

于苍生跨步出来,于杰仁也是踏步走出。

“于家愿与公子共进退,阻止雷家暴行,除掉雷家这群野心勃勃的屠夫。”于苍生断喝,声动四方,让得于家众人彷徨,雷家族人冷怒。

“易宝阁,什么态度?”

忽然间,秦鸿转头看向人群,盯着人群中一位青年开口问道。

AA

武汉市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巫山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治癫痫病的医院
中山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潍坊牛皮癣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