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圣皇 第两百零六章 捏人咪咪还摸那里?

2020-01-14 18:42: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皇 第两百零六章 捏人咪咪还摸那里?

[正文]第两百零六章捏人咪咪还摸那里?

------------

?“此人肯定不简单,想来肯定是**秘境的修者,应该是灵泉福地的亲传弟子之一,不过此人孽力太重,应该是杀戮过多,才会遭来红莲业火,能否度过天劫还是未知之数。”陈逸飞眼中冷光闪动,隐隐中他感觉到引来这种天劫的人肯定不简单,说不定将来是强者路上的一个大敌。

伏尸山脉中部另几处地方,两名核心院弟子以及聂护法等人也是面露惊色,看着天空那万里劫云,感受到了天地那恐怖的威压,心中都有些发悚。

竟然有人在伏尸山脉中渡劫,而且还招来了红莲业火,实在让他们觉得不可想象!

不单单是这些人,就连妖魔都仰头望天,感受到天威一个个躁动不安,远远的避开了这一域的范围,唯恐自己被连累,看这万里劫云,届时若是将他们笼罩其中一同渡劫的话,那就十分恐怖了。

作为妖魔,谁身上没有孽力与业力,别说他们妖魔了,就是修者身上也多少会有孽力与业力缠绕,只是一般不会引来红莲业火,若是一旦被渡劫那人连带的引来红莲业火,降下自己的天劫跟着渡劫的话,那肯定是凶多吉少,红莲业火恐怖边!

不过短短半个时辰,叶辰所在的地域,方圆几千里近万里几乎都没有了一只妖魔,而这次进入伏尸山脉的修者们同样也没有人敢靠近。

如此又过了两日,叶辰的命海之内灵气狂涌,第六个窍穴已经完的神华了,如同海潮一般的生命血气疯狂的涌出,如同海啸一般。

在旺盛比的混沌血气之下,肉身的每一处都得到了洗炼,论是力量还是强韧程度都在成倍的增加,叶辰有一种可以一拳打破天地的感觉,想要仰天长啸。

此时此刻,一道白光从耳中飞中,喵喵化为一尺大小,它悬浮在叶辰的头顶上空,贪婪的吸收着叶辰体表透出的橙金血气。

血气吸入体内,让它雪白的毛发都泛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它那碧蓝色的眸子中一片满足之色。

叶辰并不知道喵喵在他的头顶上方吸收血气,此时他正在突破之中,所有心神都在自己的体内。

喵喵的头顶的小角渐渐的变化着,其上似乎开始出现一道道浅浅的纹痕,构成晦涩而玄奥的符篆,点点莹白色的光华在那只小角上闪烁,有着仙光般的梦幻感。

叶辰体内,那命海底部的泉眼猛地张开,喷薄的血气汹涌而出,一瞬间就涌向整个灵力海与命海的空间,灵气在血气的洗炼下速的化为灵力,灵力海在血气的洗炼下也变得为的精纯。

逆命之轮悬浮在灵力海上,随着灵力海的波涛不断起伏,它轻轻的震颤着,发出欢的颤鸣声,像是跟着叶辰的突破自己也在进阶了一般。

“轰隆隆!!”

天地间风云涌动,一道劫雷粗大如桶,自九天劈落而下,犀利比,直直轰击在叶辰的领域世界上,使得叶辰的领域世界猛地一颤,那炸开的雷电之力瞬间就将方圆千米之内变成了雷电的汪洋。

叶辰心中一惊,突然之间生生的压制了自己的血气,而后强制将命海底部的泉眼关闭,硬生生的将自身的修为压制在第四次命泉汹涌巅峰大圆满的境界!

如此一来,天地似乎就失去了感应,降下那一道神雷之后便再也没有落下雷劫。

满天的劫云逐渐的消散,那红莲业火也渐渐的虚淡,短短一刻中之后天地异象就完的消失,这突然发生的变故让所有的妖魔以及修者都是诧异。

不管是修者亦或是妖魔他们大都以为是那渡劫的人失败了,不过才降下一道劫雷而已,就飞灰湮灭了,否则劫云怎么会突然褪去?

但是也有人并不这样认为,陈逸飞与聂护法心中都明白,能引来这种天劫的人绝不可能在第一道神雷之下就陨落。

劫云突然消散,不是那渡劫之人在后关头突破失败就是他生生的压制了自身的境界,否则绝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陈师兄,这劫云怎么突然消失了?”詹小玲望着九天上近乎完消失的劫云不解的问道。

“此人突破失败了或者是生生压制了修为,不过我相信是后者!”陈逸飞盯着叶辰所在的方向,眼中神光闪动,淡淡的说道。

詹小玲闻言点点头,微微思忖了一下,道:“一般的修者论他犯下多么大的孽力与业力也不可能引来如此恐怖的天劫,刚才降下的那道劫雷虽然很强,但也不像是**秘境修者的劫雷威力,此人肯定很不简单,很可能是某种强大的特殊体质。”

陈逸飞眼睛微眯,丝丝冷光绽放,道:“我有种感觉,此人若不死,将来必定会成为我强者之路上的一个大敌。不过此时他还太弱,刚才是我估计错误,按照刚才那劫雷的威力来看,料想他多不过玄藏秘境的修为而已,但是引来的天劫却如此的恐怖,说不定也是一个神体!”

詹小玲淡淡一笑,道:“陈师兄乃双属性神体,世间罕有,此人就算是特质再特殊也比不上你,将来的圣皇路上他怎么会有资格成为师兄的对手,想来也不过是一个踏脚石而已。”

陈逸飞笑了,笑得很开心,他转头看着詹小玲,道:“玲玲你放心,将来我一定会踏上圣皇的上尊位,届时我会凭着我的力量打开长生不死之谜,让你也得永生!”

“小妹相信师兄。”詹小玲满脸向往之色,对于长生不死,青春永驻比的期待。

“师兄要去寻那人吗?”

“不用了。”陈逸飞摇头,继而道:“此人若是压制了境界,我们寻去将会很危险,万一他取消压制,天劫会瞬间降临,届时会带动我的天劫,同样会因此而遭来红莲业火,业火这种东西还是不要去尝试的好。”

“嗯。”

“玲玲,我们走吧,这次来伏尸山脉的目的只是为你去灵液而已,如今灵液已经到手,我们这就回凌霄洞天,等你突破之后以你的灵鼎之体沟通天地,灵力不竭,战斗时首先就立于不败之地,将一跃成为东州的天之骄女。”

陈逸飞说完拉着詹小玲的手一步踏出就远去数千米,很就消失得影踪。

此时,叶辰压制了境界,他睁开眼来,眸子深邃如星空,其中似乎又有点点金芒在闪烁,这是一种矛盾的景象,却又那么的真实。

“喵喵!”

叶辰正将神识退出体内,睁开眼来便看到头顶上的喵喵,小家伙正悬浮在空中不断的吞吐,口鼻间一道道白色的气流涌动。

这一瞬间,叶辰就看穿了喵喵的境界。

一级四阶巅峰大圆满!也就是说与他的境界相同,这让叶辰很是诧异,不过很就想到了什么,将小家伙从空中抓了下来,道:“刚才你这小家伙也学我将修为压制了?”

“喵。”喵喵对着叶辰翻了翻白眼。紧接着一道稚嫩清脆的声音传入叶辰的耳中。

“不可以吗?本姑娘高兴,本姑娘喜欢,本姑娘乐意,哼,臭男人。”

“”

叶辰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是一阵的语,喵喵竟然说话了,不过貌似对他很大的成见。

“喵喵,我可没惹你,什么叫臭男人?”叶辰苦笑,狠狠的揉了揉它白色的毛发。

“就是臭男人,老与我抢仙儿姐姐,喵喵就是不喜欢你,该死的家伙!”

这声音奶声奶气而又清脆稚嫩,带着一股子怨念,叶辰笑了,抬手在他雪白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下,“你以后尊重我点,否则休想靠近仙儿。”

喵喵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起来,“表打人家的小屁股,你个**狂,死变态!”

“我”叶辰一脸的大汗,额头上是浮现几条黑线,拎着喵喵的耳朵提着它就走,黑着一张脸,也不说话。

“喵!你个变态狂,你个死色狼,放本姑娘下来,你放本姑娘下来!”

“再叫,再叫我抽你屁股!”

“你你敢,我告诉仙儿姐姐你欺负我。”喵喵一哆嗦,很没底气的说道。

叶辰抿嘴一笑,“哈哈,你用仙儿来压我?”

“哼,你个死变态,死变态!”喵喵大叫,一对小爪子在空中不断挥舞,似乎想要去抓叶辰,但是怎么也抓不到。

“我哪里变态了?”叶辰比的郁闷。

“你就是变态,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个**狂,你和那个什么玉玲珑那天在房间里都做了什么?别以为本姑娘不知道,都看见了呢,原来你这个家伙那么恶心,不但用手去捏人家的咪咪,竟然还去摸人的那里”

叶辰一个趔趄,差点没栽一跟头,一脸的瀑布汗顿时就流了下来,什么叫捏人家的咪咪?什么叫摸人家的那里?他真想爆句粗口’我靠’,这样的话喵喵这个家伙也能说出来,真是敌了!

叶辰大窘,不知道这小家伙还会说出什么话来,直接将其丢尽混沌仙痕空中间,眼不见心不烦,耳朵也清净了!

~

-/\/\~~//

镇平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市罗湖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病治疗费用
遵义哪些癫痫专科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如何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