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逆三国转 一四三——逃亡

2019-10-12 21:26: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三国转 一四三——逃亡

——说吧,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怎么逃出这里应该不用我说明吧。你的武器呢,这样的牢房怎么奈何得了那把武器的摧残。

——是啊,我怎么把这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贯中摸了摸自己的腰,又看了看周围,却找不到玄武赠予自己的宝剑。

——不是吧?难道在刚才被传送到这里的途中丢了吗?

——这么说,武器在哪里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

——不用你来啰嗦。既然没有了武器,那就改用其他的办法吧。

——什么办法?

——啰嗦,你不用管,只要将身体的操作权交给我就可以了。

贯中举起自己的右手,虽然并非自愿。

大牢的根根铁柱,只是被贯中的手稍稍触碰,就像高温下的巧克力,变得异常柔软起来。

“天哪,你这是……气功吗?”

“少废话,要从这里逃走的话就跟紧我,女人就是麻烦。”

“你说什么?”

孙尚香恨不得一刀捅向贯中的后背。

——喂喂,话语权什么的还是我来吧,你这么对女性说话也太不客气了。

——哦,我一向口无遮拦,再说这种女的……还是说,你还对那个什么貂蝉念念不忘啊?

——是……又怎么样?

——笨蛋,不要被情感束缚了手脚,我可不想死在什么山盟海誓上。还有,我之所以骂她,也是因为她本身也是个蛮横的女人,你让她三分……

——不,不是这样的。只是她的性格太过于男性化了一点,如果是在我们那个世界的话,这种性格其实还挺受欢迎的。

——好了好了,不说废话了,赶紧离开这里吧。你再不走,那个女的就要捅你的后背了。

“喂喂,你不要挡着路。再不走的话,本姑娘可要捅你的后背了。”

——还真被你说中了?莫非你在情场……

——我没心思和你开玩笑。真正的战场,将从踏出这一片牢狱的时候开始。

当贯中踏出牢门之后,这句话的真实性被验证了。

尸体,不,确切地说是没有尸体的一件破衣,由于缕缕黑烟和焦臭味的残留,才让人确定了它的前身。

“是看守的守卫?是你干的嘛,我早就怀疑你是不明人士,所以手段……”

“等一下姑娘,这个不是在下做的。”

——是谁做的,你知道吗?

——用你的脑袋好好想想吧,朋友,不要什么事情都依赖我。

“你以为你一句不是你做的就可以摆平了事了吗?你直到现在都还没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又怎么让我相信你呢?”

“贯中……”

“什么?”

“我说我的名字叫贯中……前方,好像听到了惨叫。”

贯中拔腿朝着整个监狱的入口跑了过去,尚香由于照顾到吴国太的体态虚弱,不得不搀扶着她放慢了脚步,可正因为如此,路上那一具具只剩衣服的黑烟彰显得更加不可磨灭。

“这实在是……”

吴国太蒙上了自己的眼睛,不忍心再看下去。

“究竟是谁下的手?而且这种诡异的手法。”

周围虽不能算是一片漆黑,可是死尸陈列已然加重了恐怖的气氛,尚香虽具备男儿不惧之气,然看到这样的场景,也让她紧握匕首的手掌渗出了冷汗。

“你做得过火了点吧,库拉乌。”

一个双目紧闭的男子,朝着左肩停留着一只小蝙蝠的男子点头示意。

“我也没办法啊,兰心那个女人,竟然阻止我去碰……”

“算了吧,好歹我们也是男性,总得对女性谦让一下吧。”

“所以啊,为了做出让步,我才不得不杀人泄了愤。反正也不是值得夸耀的生命,弱小的东西就让他们从此消失吧。”

“等等,有三个人过来了。”

双目紧闭的男子,朝着这条大道唯一的路径转了过去。

“一个男的,两个女的。两个女的貌似被那个男的甩开了一段距离,所以我们最先看到的会是那个男的。”

“我说茫啊,一直以来我就很佩服你,你究竟是怎样在双目完全失明的情况下去判断对方的性别的?”

“呵呵,如果你也失明的话,兴许也可以做得到,甚至比我做得更好。”

“别……我可不想为了……”

“来了!!!”

贯中一个急刹车,只因看到了两个不明身份的男子站在了自己前进的道路上。

“哟,你不就是刚才那个小子吗?中了我的毒还没死啊,还真是让我吃了一惊。”

“库拉乌,这个小子绝非常人。”

“啥?你都还没和他交手就知道了吗?”

“他中了你的毒没有死,还能算是常人吗?”

“那说不定是他运气好……恩,好像没有这个可能。”

“来者何人,可否报上名来?”

“在下罗本,字贯中。”

——呵呵,你这样说的话,他们可是完全不知道你的身份的。而且那个叫库拉乌的眼神真是不好使,都看了这么多眼了还没什么印象吗?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孙尚香携带着吴国太终于赶到。

“什么?是刚才的那个男人啊,香儿!”

“母亲不要惊慌,女儿会保护你。”

“不必了,姑娘,这次就由在下……”

“就凭你吗?刚才要不是我救你的话,你早就死了。”

“你说什么?你小子刚才被这个姑娘救了?”

“没错。”

库拉乌颤巍巍地举起右手,食指因为情绪激动上下震颤着。

“莫非……莫非她帮你把毒吸出来了吗?”

“那倒没有,只是用匕首开了一个口子而已,所以我的手……”

贯中展示了自己紧缠布料的右手。

“就成了这个样子。”

“哈哈,那就好,不然还真便宜了你这个小子了。”

“不过这是她帮我包扎的。”

——喂喂,你这是在故意触怒他吗?

——没有啊,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那你就准备受死吧,朋友。

——咦,那又是为什么?

“哈哈,你这句话不说的话,我倒还准备饶你一命。现在看来,你是非死不可了。”

“所以这些路上的人,也都是你杀的吗?”

“当然了,我的气正愁没地方发泄呢。”

“这样的话,我除了你,也算是为这个世界除去了一大公害啊。不过在那之前,我都说了我的名字了,你的名字能再报一遍吗?”

“库拉乌,你是在确认了结你性命之人的名号吗?”

——库拉乌,三国里面有这个人吗?

——当然没这个人物。

——可是话说回来

,在这之前,我似乎也遇到过这种三国里不见名号的人物,但怎么回想,很多记忆都有点模糊不清……

贯中摇了摇头,只是为了缓解记忆无法顺利取回的苦闷。可在库拉乌看来,这明显是小觑自己实力的鄙视行为。

“你小子,真的想死!!”

就连库拉乌左肩上的那只蝙蝠,也感受到了主人情绪的波动而急速冲了出去。

“狠狠地咬住它吧,巴特!!”

白光,完全不在贯中视线的捕捉范围之内,如果说之前那次护花心切只是一次凑巧,那显然这次凑巧没有发生第二次。

这只名为巴特的小蝙蝠,狠狠地将自己的利牙伸进了贯中的脖颈,咕咚咕咚地喝着贯中的鲜血。

——x的,就知道你这个小子靠不住,怎么就这样一幅狼狈样。

——抱歉,它的速度太快了。

——谁要你跟我道歉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你放弃自己的意识,让我来主导整个身体。

——我做不到,你的性格,不符合我在这个世界生活的信条。

——别信条了,再这样下去你就要没心跳了。

“香儿,帮帮他吧,再这样下去的话,他会死的。”

“不行,我帮不了他,母亲。虽然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活人就这么死去会很难受,可是……”

“放心吧,香香,我库拉乌可舍不得杀你。你不是说这个男人废物吗,那我库拉乌是不是符合你心中强大男人的形象呢?”

“完全没有。”

“哼,反正不管你怎么说,我也不会变心的。”

“喂,库拉乌,你难道真的看上这个孙尚香了吗?”

“怎么了茫,莫非你也好这一口,想跟我争抢吗?”

“不,我没有这个兴趣。你也知道,头那个人……”

“什么,你说是头对孙尚香……可是他现在不是孙权吗,想做出这种违背常理的事情吗?”

“不要忘了,他不是孙权,只是现在用了孙权这个名字而已。”

“怪不得啊,兰心那个女人,一定是出于保护头的目的,才让我不染手孙尚香的吧?她还一直不承认自己对头有意思,尽管头比我还要花心……”

“不,我想兰心对于孙尚香的感情,可能还不止如此。毕竟她看着孙尚香从一个小女孩一步一步地长大起来……”

“好了,既然是头的意思,那我也只能放弃了。可是头也真是的,将天下所有的佳丽都尽收囊下,好歹也留几个给我吧?恩,那个小子还没死吗?”

贯中仍然在地上挣扎着,巴特则像一个几天没有被喂食的失落宠物,仍不能得到满足。

——快把身体交给我,现在还来得及。

——我要改变整个三国,这不是你所能完成的任务……

——你难道还不知道吗?这个世界,只是一个虚拟的世界而已。

——你说什么?

——这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你乘坐的那台机器,也不是什么时光倒流的机器。

——别骗我了!!!

——就连你当初喜欢的貂蝉,也只是一个虚构出来的假象而已。

——不,不!!!!

贯中的眼神,失去了活在世上,那属于生命的气息。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的权威专家是
北京华博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专家讲座
北京华博医院在哪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挂专家号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