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0136章 河间地王者·霍斯特·徒利

2020-01-16 16:02: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0136章 河间地王者·霍斯特·徒利

河间地。奔流城。

七大王国之一的河间地,西边是兰尼斯特的领地,东边是艾林家族的谷地和高耸入云的鹰巢城,北边是史塔克家族的北境,南边是王领地君临城。

河间地的领主为霍斯特·徒利公爵,他所居住的奔流城是徒利家族祖传千年的家堡。在安达尔人入侵期间由亚赛尔·徒利大人建立。奔流城位于腾石河与红叉河相交之处的三角洲上。奔流城正是根据三角洲地势建造成的一个三角形城堡。

奔流城的领主霍斯特·徒利公爵,是河间地王者。

他是北境之主艾德·史塔克的岳父,罗柏·史塔克的外公,凯特琳·史塔克的父亲;也是东境之王前国王之手琼恩·艾林的岳父,现在的艾林谷和鹰巢城之主莱莎·徒利的亲身父亲。

莱莎·徒利是霍斯特·徒利公爵的第二个女儿,也是凯特琳的妹妹。

徒利家族掌管河间地千年以上,是个根深叶茂的古老家族。

城堡两面临河,北边是腾石河,南面是红叉河支流,腾石河和红叉河支流南北两面流过奔流城,在城的三角形尖端前交汇于红叉河。红叉河河水向东,最终和蓝叉河绿叉河汇聚在一起,这就是著名的三叉戟河流的由来。最后三河归一,经盐汤镇流进螃蟹湾,归于大海。

在奔流城西边有一条大型人造壕沟,在遭到攻击的时候打开北南两面的水闸放水,只一小会,河水就填满整个壕沟,把城堡变成一个小岛,四面环水,坚不可摧。

城堡有从水中立起的砂岩城墙,城垛有雉堞和放箭孔,塔楼火力覆盖到南北河的对岸。城内有一座要塞,补给可以维持人和马匹长达两年。平时,多过两百人的守卫就显得人浮于事。

奔流城的主堡就如同奔流城本身一样,也是三角形的。霍斯特·徒利公爵的房间也是三角形的,房间外面有一个向东突出的阳台,这个阳台也是三角形的,就好像一个巨大三角形战舰的舰首。阳台通过一座盘旋的室内楼梯到达,站在阳台上,俯瞰双河流域的景色和河水,俯瞰城内的城堡和城墙上的守卫。

此时,奔流城的顺位继承人,凯特琳的弟弟艾德慕·徒利爵士正站在阳台上,面前是父亲霍斯特·徒利公爵。

公爵半躺半坐于床上,他身材很高大,本是个健硕的老人,年轻时候也好战尚武,参加过多次的著名战役,也参加过多次的但现在却是脸色苍白。脸上和手上都是老人斑,一头红色头发已经变成了灰白色,蓝色的眼珠也黯淡无光。

公爵已经生病一年多了,中风,无法起身,半边身子瘫痪在床,但他喜欢晒太阳,喜欢看河流上的船只来去,喜欢看士兵们在城墙上走来走去。

“父亲,有个守夜人领袖威尔大人想上来看看你。”艾德慕小声说道。

“威尔大人?”公爵的嘴唇几乎没动。

“是的,父亲。他是罗柏·史塔克的朋友,也是绝境长城守夜人中的领袖,他说他精通医术,他希望能上来帮你看看病。”

守夜人?看病?

“他是伊蒙学士的学生吗?”

“不是,父亲。”

公爵不再说话,眼睛看向远处的河流,一艘小船顺流而下,绕过河流中的巨石,箭似的向下流而去。

“是,父亲。你好好休息。”艾德慕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他不愿意见这个守夜人威尔。

父亲有韦曼学士专门照顾。

学士是多恩境内的旧镇学堂派过来的,精通多种知识,也是个医生。

公爵闭上了眼睛,感觉累了。

今天他见到了罗柏·史塔克,凯特的大孩子,他很开心激动。当年,凯特琳抱着这个孩子离开的时候,这孩子还是个呀呀学语的小家伙,如今,已经长成一个英挺逼人的少主,一个真正的战士。

罗柏·史塔克继承了徒利家族的红头发和蓝眼睛,这令公爵很欣慰。

公爵的眼睛有毒,看一眼就知道罗柏·史塔克已经长大,不是身体上的长大,而是心智上的成长。他和罗柏交谈了颇长的时间,这也令他消耗了不少体力,一安静下来,疲倦就如河水一样的淹没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公爵感觉有人在动他的手,耳边也还有人在低声的说话。我一定又是在做梦了,他心想,莱莎,你能原谅我吗?他迷迷糊糊的。

长期以来,他需要借助韦曼师傅调制的梦酒和罂粟花奶才能入梦,但今天这场好睡并没有借助梦酒和罂粟花奶,他是跟罗柏·史塔克谈话高兴,透支了体力,所以也睡得很沉。

他很久没有这么靠身体的自主能力入睡的了,他都是要借助韦曼师傅的罂粟花奶或者是梦酒的。

这令公爵心里微微的意外,然后他就睁开了眼睛。

他看见了一个英挺气质的陌生人,黑眼珠黑头发,眼神如璀璨的星辰一般。然后公爵看见了他的一身黑衣。

在这个气质不俗的黑衣人身边,站着罗柏·史塔克,艾德幕·徒利,还有学士韦曼师傅。

韦曼师傅上前来,轻轻拍一下公爵的手:“霍斯特大人,醒了。这位是威尔大人,守夜人中的神选者。”韦曼师傅的语气特别加重了一下神选者,语含小小的讽刺。

旧镇学堂就是七国最大的宗教总会,对于其他的所谓神选者,他们都是心底轻蔑的。学堂以前还拥有武装,神学势力七国第一,军事实力也非常强大。

公爵眼睛轮了一下艾德慕,罗柏·史塔克忙说道:“外公,是我让舅舅带威尔大人来看看你的。”

公爵露出一个微笑,他对罗柏·史塔克总是宽厚喜爱的。而对于艾德慕·徒利,这个一头红棕色头发一脸红胡须的威猛大汉(电视剧里即不威猛,也无胡须)并不满意。艾德慕·徒利年纪不小了,行事却并不成熟,做事轻率,好se贪杯,跟一帮贵族纨绔寻欢作乐,不务正业,公爵对他的这个儿子并不满意。

威尔面含微笑,这个守夜人看起来并不令人讨厌,他的沉凝气质隐隐的还凌驾于罗柏·史塔克之上。

“霍斯特大人,你熟睡的时候,我已经看过你的身体褥疮,也为你把过脉络,从艾德慕大人和韦曼师傅的口中,我已经了解了你的病情。我已经知道了你的病因,两个病因,一个是心病:艾菊,一个是饮食不节:肉与酒,尤其是因为你酗酒诱发最烈。不管你信不信,我能治好你的病。”

公爵一震!他的心事谁也没有告诉,羞愧愤懑,偏又难以启齿。这个黑衣人威尔是怎么知道的?

而韦曼师傅却是脸色微变,碍于罗柏·史塔克和艾德慕先前请威尔上来看病的坚持,他的嘴张了张,最终还是闭上了。

韦曼师傅知道,公爵大人的病是目前已知的医术无法治好的,只能通过梦酒帮助他入睡,通过罂粟花奶缓解他的疼痛和麻木感。

遵义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营口市第一专科医院怎么样
广西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临沂治妇科医院哪好
雅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