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圣印至尊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让人意外的夏琳琪!

2019-12-02 19:44: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印至尊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让人意外的夏琳琪!

“这位公子,此事确实是我的不是,还请您大人有大量。£,我愿意对此做出一定的赔偿!”牛恒对着梦风恭敬的弯了弯腰,语气十分谦卑的道。

虽然牛恒是一位宗印级强者,但却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如今已经近百的年龄,修炼天赋十分有限,不出意外的话,宗印级便是他的顶点。

面对眼前梦风这么个,仅仅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就已经拥有与他近乎相等的实力。日后的前途,定然不可限量,未来必定会是大陆一方大人物。面对这种大人物,牛恒卑躬屈膝,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的。

更重要的是,此刻他必须这么做。

只有这样,或许才能让梦风看在他态度如此谦卑的份上。不与夏家结怨!

“嗯?”

见到牛恒这般举动,梦风忍不住邹了邹眉头。

一时之间,心下的火气也是小了不少。并且对于牛恒反而对其十分的怜悯,身为夏琳琪的手下,这牛恒先前的态度或许有所不是。但毕竟也是奉主人之命,不得不出手。

梦风并非是那种心狠手辣,小肚鸡肠之人,相反平日里性子还比较温和,通情达理。

此刻牛恒都如此卑躬屈膝了,他若是再去对其追究什么,倒也真是有些太不近人情了。

再加上夏琳琪与这牛恒并没有对他与苏沐清、樊清雅做出什么真的伤害,最多就是夏琳琪言语上的侮辱,硬要去让牛恒夏琳琪打死打杀,确实也没有那个必要。

因此,当下梦风便是指了指夏琳琪,然后对着牛恒道:“赔偿就不用了,你让她与我两位妻子道个歉,此事也就罢了。”

“多谢公子!”闻言,牛恒顿时再次躬了躬身感谢道,同时目光也是看向身旁的夏琳琪,眼中露出一丝渴求。

毕竟身为属下,他不能命令夏琳琪

。此刻牛恒也只能渴求夏琳琪识大体,对苏沐清与樊清雅道歉了。

不用牛恒的眼神,夏琳琪便已是走出一步,对着梦风身旁的苏沐清与樊清雅二女低了低头,道:“两位夫人,先前都是小女子的不是,在此我向你们道个歉,还请你们大人有大量,不要与小女子计较!”

夏琳琪的举动,让在场之人皆是一愣。

就连梦风,也有些诧异。

在他看来,夏琳琪先前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眼高于顶,傲慢无礼,娇纵自大,刁蛮任性的世家小姐。然而此刻夏琳琪的举动,却是出乎了梦风的意料。

本来在梦风想来,这夏琳琪就算会道歉,顶多也就是情不愿的说声对不起,然后甩头便离开。然而此刻夏琳琪如此诚恳得的太多,着实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一时间,对于这夏琳琪,也是稍稍的高看了一分。

此女虽然缺点诸多,但是至少也是识大体的。

知晓他的实力,明白了他身份很可能极其不凡。此刻立即做出这种姿态,此女看来,倒也并非一无是处。当然,也仅此而已。

在梦风眼里,此女依旧是一个眼高于顶,娇惯刁蛮的世家小姐。

面对他这样年纪轻轻,实力不凡,一看就觉得肯定有所身份之人。能够毕恭毕敬。但对于那些普通的印师,相信依旧会是傲慢无礼。

这一点,牛恒以及围观的诸多巴源城之人,自然也是清楚。

但是对于夏琳琪的举动,还是让牛恒以及诸多巴源城之人感到意外。

身为巴源城之人,并且身份都不低。他们都清楚夏琳琪平日的所作所为。

本来他们都觉得夏琳琪是一个被娇惯坏了,只是有几分姿色,其他则一无是处的大小姐。但现在看来,却也有那么一些识大体。懂得知难而退!

牛恒在看到夏琳琪的举动后,松了口气的同时,脸上也是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是夏家的外姓族人。而他们一脉,主要是向着夏家二长老这边的。若非如此,他也就不会被派遣来保护夏琳琪了。

而夏琳琪,作为夏家二长老唯一的孙女,以前他们对其都十分的失望。然而现在的表现,却是让牛恒不禁有些刮目相看的感觉。同时也感到十分的高兴。

毕竟夏琳琪作为夏家二长老唯一的孙女,也是夏家二长老的唯一继承人。

若是那么个被娇惯坏了,只知道娇纵放肆,一点也不懂知难而退的人。日后夏季二长老一脉,迟早会败在她手里。

此刻她能知难而退,有这样的表现,着实让属于夏家二长老一脉的牛恒,感到欣慰!

“果然,二长老那么英明之人。生出的孙女,岂会一无是处?”心里暗暗想着,牛恒忽然觉得,今日遇到梦风之事,一点也不算是件坏事。相反还是件大好事。

夏琳琪,因为是夏家二长老唯一的孙女,她确实从小便被娇惯坏了。但也不是那种无脑之人。

不过此刻她有这种举动,一是为了化解矛盾。二则也是想要在梦风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若是能让梦风看上她,与她来次露水夫妻,夏琳琪也会觉得幸福死的。

“既然你都这样了,我们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还是希望你以后,别那么傲慢无礼!”面对夏琳琪诚恳的道歉,樊清雅与苏沐清也是稍稍意外了下,不过很快便是作出回应。

两女都是性子淡雅的女子,夏琳琪能够道歉,她们自然也不会再去追究什么。况且,夏琳琪并没有真得对她们做出什么伤害。

“多谢夫人大人有大量。夫人的话,小女子记住了,以后一定尽力改掉这个坏习惯。”夏琳琪十分诚恳的道说着,目光有意无意的瞟了梦风几眼。

见到后者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时,她的眼中,忍不住露出了浓浓的失望之色。

“好了,我们走吧。”

梦风淡淡的看了眼满脸诚恳的夏琳琪,却并未注意到后者眼中的失望,就算注意到,也不会有什么想法。牵起身旁苏沐清与樊清雅粉嫩的小手,便是离开了,向着巴氏绸缎铺的其他方向而去。

……

熙仁医院解湘陵
松江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佛山治疗龟头炎费用
贵州哪里治癫痫最好
北京治疗癫痫大概需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