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王国血脉 第119章 冬雷震震

2020-01-13 23:02: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国血脉 第119章 冬雷震震

土石不住滚落,多头蛇狂暴地嘶吼着,它在血肉的滋滋声中,愤怒而挥动触手。》乐>文》.

向着泰尔斯和小滑头的方向而来。

来不及思考的泰尔斯一个激灵。

他紧紧抱着已经被吓傻的小滑头,向着一旁扑去!

“砰!”

触手轰然落地。

将一处街道砸得生生凹陷下去!

在巨大的烟尘中,泰尔斯和小滑头猛烈地咳嗽着。

“快——咳咳——跑!”

泰尔斯艰难地对小滑头说道。

但下一刻,在疯狂的嘶吼声里,另一只触手再次砸下!

————

盾区的不远处,两个相互搀扶的男人正在一股难言的凝重气氛里对话。

“你说什么?”

格里沃吃惊地道:“你确定?”

“啊,我是说,”尼寇莱搀扶着老兵,脸色凝重:

“多头蛇基利卡之所以有名有姓,还被单独记载在史上,是有原因的。”

陨星者抿起嘴唇,脸色越发煞白:

“《传世书》有言,基利卡并非血之魔能师的附属物,也并非它的造物。”

“它是一个单独的生命,一只与主人联系紧密,却完全可以独立生存的怪物。”

格里沃深吸一口气,眼睛瞪得浑圆。

“你是说,那东西……”独耳瘸腿的老兵抽搐着脸庞:“那东西即使在主人不在的情况下……”

“啊,如果我想得没错的话……”尼寇莱点点头,扶着他跨过一颗倒塌的小树,“是的。”

“邪恶的多头蛇基利卡,耐卡茹陛下的死敌……”

尼寇莱抬起头,若有所觉地望向一个方向。

“哪怕在血之灾祸被封印后……”

“也能单独活动。”

“砰!”

在许多平民的惊呼声中,一头许久不见的巨大红色怪物,再次出现在不远处的街道上,高达十数层楼的巨大身形极具冲击力。

格里沃吃惊地张大嘴巴。

“甚至,它会因为失去了主人的约束,”尼寇莱眯起眼睛,看着疯狂抽动四肢,将街道抽得烟尘四溅的多头蛇,深吸一口气:“而变得更加狂暴。”

“更加可怕。”

“更加……肆无忌惮。”

远处,一条巨大的触手轰落。

尼寇莱叹出一口气。

格里沃睚眦欲裂,他带着愤恨和恼怒,大吼出声:“我草!”

巨力之下,十几个死里逃生的平民疯狂尖叫着,在他们两个的面前,被活生生地拍成肉碎。

————

又是一道触手,从空中无情地砸下。

泰尔斯死死咬着牙,在仿佛放慢速度的世界里,拉着小滑头再次翻滚躲避。

“砰!”

再一次,他们堪堪躲过多头蛇无意识的疯狂抽击。

泰尔斯滚落地面,摩擦中,膝盖擦出了鲜血。

小滑头倒在他的怀里,浑身颤抖。

泰尔斯只觉得一阵眩晕,眼睛和肌肉都酸痛不已——他的狱河之罪已经到了极限。

又一次,巨大的触手横扫而来。

泰尔斯死死抱着闭眼的小滑头,猛地低下头,躲在一处矮墙下。

“轰隆!”

等他们抬起头,矮墙已经消失了一半。

怎么会这样。

泰尔斯咬着牙,觉得自己万分倒霉。

如果是吉萨还没……

那她人呢?

直接冲着自己来也好啊!

为什么要这样……玩死他们吗?

他觉得很愤怒。

与此同时,多头蛇基利卡似乎也非常愤怒。

它疯狂地甩动着巨大的触手,毫无节制地拍击、扫击着地面上一切有活口的地方。

“砰!”

飞溅的土石砸向小滑头和泰尔斯。

后者只觉得脑袋一痛——一块石头飞来,将泰尔斯砸得眼前一晕。

在小滑头的惊叫中,他摇晃着倒在地上。

泰尔斯喘息着,感觉胸口沉闷,他软倒在地上,晕晕沉沉。

好累啊。

好痛啊。

好酸啊。

他再也没有力气了。

干脆……

就这么躺着好了。

小滑头尖叫着,死死拉着泰尔斯的手臂。

把他向着外面拖。

一米。

两米。

就像之前,把他拖离吉萨的威胁一样。

“快跑,”泰尔斯神志不清地道:“快跑……”

恍惚间,他的意识越来越远。

小滑头依然不肯放弃,她咬牙含泪,把泰尔斯的手臂绕过自己的脖子,瘦小的身躯竭尽全力顶起男孩无力的身躯。

“再坚持一会儿……”

泰尔斯清醒了一些,他下意识地蹬着酸软的双腿。

却丝毫没有支撑身体的力气。

但小滑头依然顽强地背着他,咬着牙齿,一步一步地向外挪。

“泰尔斯……泰尔斯……”

“砰!”

又是一阵拍击,巨大的震动将本就不稳的两人生生震翻。

泰尔斯恍惚地翻过身来。

他的眼睛半睁半闭,眼前的一切有些朦胧。

全身酸痛。

还有些冷。

“轰隆!”

那个瞬间,就连耳边,基利卡制造出来的巨大响声,都变调了。

“呼……”

哈,哈,他大口喘息着。

泰尔斯感觉到小滑头又在死命拉他了。

该死的。

这个该死的夜晚。

他闭上眼睛,无力地想。

“呼呼……”

第二王子举起颤抖的手,想要撑住地板,却最终无力地垂下。

“扑……呼……”

他虚弱地喘息。

奇怪。

怎么……

开始打雷?

“扑……呼……扑……”

不对。

应该是……

被拖动着的泰尔斯,睁开半闭的眼睛,意识模糊。

应该是耳鸣……

冬天,冬天怎么会打雷呢?

“呼……呼……扑……”

耳边的响声依旧。

冬雷?

他重新闭眼,恍惚地想:汉乐府里不是有这么一篇么……

冬雷震……冬雷震震……

震震什么?

哦。

夏雨雪……

乃敢……乃敢什么绝……

就在此时,泰尔斯感觉到,扯着自己向后拖的手突然一松。

哈。

小滑头……

她也没力,要放弃了么?

恍惚与朦胧之间,泰尔斯隐约睁开眼睛。

入眼处,是小滑头惊愕的脸庞。

咦?

他注意到了别的东西。

天下落下了星星点点点的东西。

天上下雨了?

不对。

泰尔斯眨了眨失焦的双眼。

这是……

他的瞳孔猛然缩紧。

发着深青色微光的雨?

不。

不是雨。

泰尔斯确认了眼前的景象,随即意识不清地哈哈一笑。

是火。

深青色的火?

天上……居然在下火?

哈哈。

真好笑。

泰尔斯朦胧地眨眨眼。

下火?

“呼……呼……呼……”

又打雷了?

哈哈。

不单只魔能师,还有——冬天打雷,天上下火。

哈哈,真是有趣的北地之旅。

就在泰尔斯快要失去意识的同时,这座城市,这片领地里的其他人们,正在震惊与恐慌中,看着天上的异状。

在白刃卫队的簇拥下,努恩王抬首望天,完完全全地呆愣住了。

就跟他身后的那些白刃卫士一样。

“这不可能……”

国王的声音在颤抖。

盾区外围,科恩毫不留情地将随风之鬼击昏,后者无力地倒在废墟里,米兰达则死死压制着出剑反击的王子侍从官。

下一刻,三人都抬起头,眼睛瞪得浑圆。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

科恩不断地喃喃着,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连追杀罗尔夫都顾不上。

正在拼剑的米兰达和怀亚,则目瞪口呆,交击的双剑渐渐软了下来。

“我在做梦吗?”

这是下意识晃动脑袋的怀亚。

不远处的屋檐下,白衣的拉斐尔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举起双手擦了又擦。

“开什么玩笑……”

他在看清了眼前的一切后,不可思议地咬紧牙关,捏紧拳头。。

盾区里,尼寇莱紧皱双眉,恍惚地摇头。

被他搀扶着的格里沃,则在惊愕之后,难掩激动地发抖: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们,我们……”

整个龙霄城的所有居民,在此时此刻,都吃惊地张大嘴巴。

齐齐望着天上降下的深青色大火。

空气里传来烧焦的味道。

越来越浓。

泰尔斯闻见了这股焦味。

他吃力地睁眼。

望见不远处的一条巨大触手,正在深青色的火焰里……燃烧。

泰尔斯瞪大了眼睛。

他恢复了一些体力,刚刚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只见青色的火焰持续落下。

准确地落在多头蛇的身上,触手上。

开始燃烧。

泰尔斯吃惊地看见:多头蛇痛苦地嘶吼着。

深青色的火焰体积不大,跟多头蛇的巨大身躯比起来,它在落下时仅仅是小小一点。

比零落的火星还不如。

但它在沾染血肉之后,却急剧变大、变旺、变盛。

像有生命、有意识一样,顺着血肉一路燃烧。

基利卡痛苦而瑟缩,却无力再举起触手,仿佛那些青色火焰燃烧尽了它体内的一切。

泰尔斯看着这些邪门的深青火焰,心生畏惧。

然而这些看似无情的天降火焰,却像长了眼睛一样,仅仅落在多头蛇的身躯上。

就连一点触手旁的废墟都没有沾到。

火焰延烧着。

直到多头蛇不再抽搐。

直到它巨大的身躯缓缓软倒。

直到触手基本上燃烧殆尽。

躺在地上的泰尔斯眨了眨眼睛,使劲晃晃头,想让浆糊也似的脑子清醒一点。

就在此时。

“呼——呼——”

巨大的风声呼啸而来!

刮面掩耳!

吹起无数尘土砂石,雪花灰烬。

这阵异常的狂风,逼得泰尔斯和小滑头都睁不开眼睛,不得不捂住脸面。

下一秒。

“轰!”

震耳欲聋的响声。

地面轰然一动。

泰尔斯只觉得浑身向上一震,他们齐齐离地半尺,然后重重摔下!

泰尔斯倒霉地抱着撞在一处石墩上的手臂,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抚摸摔痛的屁股,一股如有实质的大气,便挟着破开一切的可怕势头,冲击而来。

“呼……”

又是一阵尘土被生生刮起!

他抱紧了小滑头,死死靠在半截断墙旁,抵御大风。

那个瞬间,泰尔斯心中一动。

艾希达。

是气之魔能师回来了。

他心下一松。

呼啸的狂风停下了。

泰尔斯和小滑头两人喘息着,缓缓抬头。

第二王子感觉得到:小滑头猛地一僵,然后开始发抖。

也是。

毕竟艾希达给她留下了那么大的阴影。

泰尔斯叹着气,站起身来。

看向狂风刮来的方向。

然后他就愣住了。

那个瞬间,他咬紧下唇,瞪大眼睛。

在无尽燃烧的青焰里,在漫天飞洒的灰烬下,在无比深沉的黑暗中。

他看见了一对明黄色的,如琥珀般的透亮眼眸。

那双眼眸一动不动地盯着他,里面透露出一种沉淀已久的沉静与睿智,仿佛能看透人心。

他还看见了对方黯红色的,古朴厚重的外表。

黯红色是由一面接一面的单元连成的,在青焰映照下,尤显光辉夺目,无比耀眼。

他也看见对方挺立的身躯,修长的脖颈,自成曲线。

那一瞬间,他有些惊艳,因为对方给他的感觉,是如此优雅、端庄而气质天成。

当然。

泰尔斯没有忽略对方最大的特点。

他猛地晃了晃脑袋,死命地眨眼,然后还不忘举起手擦了擦。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在排除一切可能出错的因素后,坚决而果断地,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没错。

他小声对自己说。

泰尔斯强压着自己那颗,比面对魔能师时跳动更甚更猛的小小心脏,竭力维持着自己浑身上下的镇定,不至于过分颤抖,然后不断地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没错。

他继续重复心里的话。

最后,泰尔斯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

望着对方高大的身躯,对自己说:

你没疯,泰尔斯。

你真的没疯。

你看到了……

你确实亲眼看到了……

传说中的。

货真价实的。

身躯庞大,高达数十米的。

一头活生生的……

龙。

functionaddShujia(){

vartid="43382";

varsid="120977";

varst="第一百一十九章冬雷震震";

$("#addsj").text("加入中...")

$.get("/x?rnd="+dom(),{tid:tid,sid:sid,sTopic:st},function(data){

sitch(data){

case"-1":

Box("参数不合法,如有问题请和站联系");

break;

case"0":

$("#addsj").text("加入书架")

();

break;

case"1":

$("#addsj").text("已加书架")

Box("加入书架成功");

break;

case"2":

$("#addsj").text("已加书架")

Box("您的书架中已有本书。");

break;

case"3":

Box("书架中最多只能存放200本

请删除书架中不再阅读的");

break;

}

});

returnfalse;

}

functionaddNotice(){

vartid="43382";

$("#addNotice").text("加入中...")

$.get("/x?rnd="+dom(),{tid:tid},function(data){

sitch(){

case-1:

Box("参数不合法,如有问题请和站联系");

break;

case0:

$("#addNotice").text("更新提醒")

();

break;

case3:

$("#addNotice").text("更新提醒")

Box("加入更新提醒成功。

更新后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邮箱不正确?点击修改");

break;

case2:

$("#addNotice").text("更新提醒")

Box("已加入更新提醒。

更新后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邮箱不正确?点击修改");

break;

case1:

$("#addNotice").text("更新提醒")

Box("最多只能添加30本书到更新提醒。

有不需要提醒的书?点击删除");

break;

}

},"json")

returnfalse;

}

$(function(){

$("body").keydon(function(event){

if(yCode==37){

varprev=$("#prev").attr("href");

if(prev!=undefined)

.href=prev;

}

if(yCode==39){

varnext=$("#next").attr("href");

if(next!=undefined)

.href=next;

}

});

})

$(function(){

$.get("/x?id=43382&sid=120977&stitle=%b5%da%d2%bb%b0%d9%d2%bb%ca%ae%be%c5%d5%c2+%b6%ac%c0%d7%d5%f0%d5%f0&rnd="+dom());

})

functionhtmlScroll(){

vara=document.||document.;

if(ta_top

='fixed';

="62px";

ft=ta_left

}else{

='static'

}

}

functionhtmlPosition(a){

varo=a;

vart=ffsetTop;

varl=ffsetLeft;

hile(o=ffsetParent){

t+=ffsetTop;

l+=ffsetLeft

}

ta_top=t;

ta_left=l

}

varoldHtmlidth=setidth;

ze=function(){

vara=setidth;

if(oldHtmlidth==a){

return

}

oldHtmlidth=a;

='static';

htmlPosition(elFix);

htmlScroll()

}

functionscrollFun(){

if(!XObject){

htmlScroll();}

}

=scrollFun;

varelFix=ById('adsrc');

htmlPosition(elFix);

检查项目及费用京都儿童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电话号码
江门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重庆白斑病十佳医院
珠海知名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