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作品赏析】历史的“穿越

2019-09-14 06:26: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春秋纪事——我在两千年前混来混去》给人的突出感觉是另类。作者峻峰也不回避自己提供给读者的是一个另类文本,他称之为“中国首部后现代历史叙事”。这部作品是峻峰先秦历史题材系列作品或者说“先秦三部曲”的第二部。通常,构成三部曲的几部作品都会具有相同的题材、体裁和相近的叙事风格,但让人讶异的是,“先秦三部曲”的第一部《铁血战国——激荡时代的性情人物》和第三部《寻根问祖——华夏文明起源的诗意遥想》都是散文,中间这部《春秋纪事》却是小说。当然,近年来小说与散文的写作手法被来回借用,二者的界限早已不像过往那么清晰,很多作品称之为散文或小说都无不可。峻峰的这几部作品同样也是杂糅了近年来长篇历史散文写作的套路和小说细节描写的手法,只是这部《春秋纪事》有着更为鲜明的虚构色彩罢了。应该说,这几部作品尽管标称体裁有所不同,但内在的艺术追求和精神追求却是一致的。因此,把这三部体裁不同的作品合称为“先秦三部曲”,倒也并非多么说不通。我以为,作者这种怪异的做法,恰恰显示了他冲破文体界限的藩篱、寻找更为新鲜自由表达方法的内在冲动。

就历史小说这种体裁而言,《春秋纪事——我在两千年前混来混去》与传统的写法的确有着很大的不同。对历史小说写作来说,因为主要人物与历史事件的大致走向和发展脉络都是确定的,考验小说家的是其“做实”的功力。所以,衡量传统历史小说水平高下的一个重要标准是看其历史场景的还原程度和水平。但描写先秦这段漫长的历史,可资依凭的可信历史材料少之又少,无实录可考。我在《马镫与历史小说》这篇文章中曾谈到过这个问题:“以历史小说的形式写这段历史困难确实很大,因为我们很难想象当时人是怎样生活的,甚至怎么称呼、怎么说话都搞不清。而且,另一个困难在于表达方面……我们用以传达基本生活经验和生存体验的符号,绝大多数都是在此后很长时间才形成的。这样一来,且不说描写对话的困难,即使在叙述时,这种困难也同样存在,因为很多经验我们不知道离开我们惯常使用的这套符号系统,应该怎么传达。”正因如此,描写先秦的历史小说往往是遍体鳞伤,后几百上千年才出现的器物、地名、词语等及生活场景早早就出现在了那个时代。以衡量传统历史小说的标准看待目前的创作实际,可以说描写先秦非常成功的历史小说几乎没有。

峻峰在准备写先秦这段历史的时候,一定也受到了类似问题的困扰。对此,他采取的策略是不正面强攻,亦即不进行宏大叙事,不在“技术”问题上纠缠,而是从人性本身出发,以生命个体的眼光,从人的欲望、性格、心理等基本层面考察、探究、理解历史人物在历史事件中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如此一来,他的作品就与一般的历史小说拉开了距离。在具体的写作上,这部作品最突出的特点是引入了“穿越”这种网络类型小说的流行技法,使作为作品故事人物之一的叙述者可以在两千多年的时间跨度中自由往来,为作者对叙事的灵活操控带来了极大的便利。这种叙事方式带来的另一种好处是,尽管作品中的古人可能嘴里不时冒出些现代语汇、生活场景不时出现些后代才有的器物等,但读者却会把这种语言的“混搭”理解为周星驰式的无厘头和搞怪,而不会过于在意它是否与当时的历史实际相吻合。峻峰在历数了不同人对历史的不同理解后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历史是生命绚烂。”秉持这样的历史观,历史的真实与否自然就成为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因为绝对客观、绝对真实的历史原本就是永远不可企及的,一切历史都是以特定视角观察后记忆的历史、叙述的历史。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不管事情如何千变万化,不管其真相到底如何,却有共同或共通的东西,那就是作为个体的人的生命状态和精神世界。峻峰的小说努力要做的并非去还原历史的真实场景,而是要努力向读者揭示历史是如何在生命的原始冲动中被活生生的人创造出来的。

通常,我们把小说看作是人生经验的表达。峻峰在这部小说中的努力,其实是把作者的当代经验运用到春秋时代的一次大胆实验。他要通过历史与现实的互文性,使我们更好地理解个体生命本身。因此,平子的“穿越”与网络类型小说中的“穿越”是有根本性区别的,他不因“穿越”所带来的“历史知识”而具有“先知先觉”的能力,也不因掌握现代技术而具有超强的能力,从而改变历史的进程。峻峰把历史分作“阅读的历史”、“经历的历史”和“模拟的历史”。峻峰之所以要通过平子完成对历史的“穿越”,就是要以此种方式成为历史事件近距离的观察者、亲历者和演绎者,从而对历史进行阅读、亲历和模拟。《春秋纪事——我在两千年前混来混去》就是这种几种历史的奇妙混合体。在其中我们看到,“穿越”之后的平子仍然是一个普通人,平子的“穿越”说到底只是为作者作为亲历者参与到他描写的春秋开年的那段历史提供某种方便。或者说,平子的“穿越”是为了便于作者完成对历史事件、历史疑问的求证、探索。

至此,我们应该明白,峻峰之所以在选择“穿越”这个套路的同时,又放弃因“穿越”带来的超验能力所制造出来的戏剧化效果,恰恰是在游戏中表现出了严肃的态度,表现出了对基本历史事实的尊重。从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峻峰对先秦的历史是下了相当大的功夫的,绝无恣意的恶搞和不敬。他把平子的视角限定在他所模拟的人物和事件上,不具有全知全能的视角,是为了把作者当代的人生经验运用到古人身上、运用在历史事件中,并通过这个特定人物的特定角度来理解历史,理解生命冲动在历史事件中的表现和作用。通过这样的处理,我们看到,不论是平子在西周后期至东周初期那些伟大的历史人物中间,或者假设两千多年前的宣王、厉王、幽王、平王、周公、召公、申伯、寤生、祭足、颍考叔等生活在我们身边,都不会有太多的不同,他们所给予我们的 与震撼,都来自原始生命冲动所带来的野性、鲜活和浪漫。作者的这一切努力,其实是想告诉读者,历史的发展进程,其实是在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的欲望、性情的综合作用推动下完程的,古今中外,并无不同,历史的异彩纷呈其实缘于“生命的绚烂”。从这个意义上讲,《春秋纪事——我在两千年前混来混去》是有趣的,同时也是有意味的。

当然,尽管对上古历史的叙述不可避免地会面临太多的困难,但我以为还是要尽可能地避免那些“无知者的硬伤”,除非是有意的戏仿、搞怪,否则这样的“硬伤”对阅读的伤害还是蛮大的。《春秋纪事——我在两千年前混来混去》中的一些“硬伤”如果能予剔除,也许阅读的感觉会更好些。作为探索性作品,其中存在一些不足是在所难免的。可贵的是,峻峰把不同文体的表达方式融于一炉,把当下的人生经验运用到上古时代,把不同古今不同主体的生命感受贯通起来,使文体间性、时代间性、主体间性得到充分发挥,这对当下的文学创作无疑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共 270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春秋纪事——我在两千年前混来混去》,其作品是一个历史迷对历史的触摸,用的是现在通行的“穿越”,又不同于一般意义的“穿越”,因为“穿越”的现代人没有获得全知全能,无所不能的优越感,他如现实中一样,卑微,弱小,然而,真诚。一切历史都是当下史。亲历也好,直录也好,都不可能是彼岸那个历史本身。笔者峻峰试图把这样的理念,通过对一段历史的探照,传达出来。作品主线是西周末年东周之初的一段史实,主要的人物有周宣王、周幽王、周平王以及郑庄公。试图在原始的故事还原中,挖掘民族的血性,鲜活的生存野性,用以冲开一些当下人目下的烟瘴。作者在作品赏析中,文字质朴厚实,很见功力。恰如其分,恰到好处地分析了作品的来龙去脉,从历史的角度、历史的发展、历史的承传等诸多方面,剖析了作品的精华与“硬伤”。并对作家给予很高评价:“ 作者的这一切努力,其实是想告诉读者,历史的发展进程,其实是在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的欲望、性情的综合作用推动下完程的,古今中外,并无不同,历史的异彩纷呈其实缘于“生命的绚烂”。从这个意义上讲,《春秋纪事——我在两千年前混来混去》是有趣的,同时也是有意味的。”问好!推荐共品!【编辑:林雨荷】【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62 28】
1 楼 文友: 2012-06-2 19:57:57 《春秋纪事 我在两千年前混来混去》,其作品是一个历史迷对历史的触摸,用的是现在通行的 穿越 ,又不同于一般意义的 穿越 ,因为 穿越 的现代人没有获得全知全能,无所不能的优越感,他如现实中一样,卑微,弱小,然而,真诚。一切历史都是当下史。亲历也好,直录也好,都不可能是彼岸那个历史本身。
2 楼 文友: 2012-06-2 19:58: 2 笔者峻峰试图把这样的理念,通过对一段历史的探照,传达出来。作品主线是西周末年东周之初的一段史实,主要的人物有周宣王、周幽王、周平王以及郑庄公。试图在原始的故事还原中,挖掘民族的血性,鲜活的生存野性,用以冲开一些当下人目下的烟瘴。
 楼 文友: 2012-06-2 19:58:52 作者在作品赏析中,文字质朴厚实,很见功力。恰如其分,恰到好处地分析了作品的来龙去脉,从历史的角度、历史的发展、历史的承传等诸多方面,剖析了作品的精华与 硬伤 。并对作家给予很高评价: 作者的这一切努力,其实是想告诉读者,历史的发展进程,其实是在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的欲望、性情的综合作用推动下完程的,古今中外,并无不同,历史的异彩纷呈其实缘于 生命的绚烂 。从这个意义上讲,《春秋纪事 我在两千年前混来混去》是有趣的,同时也是有意味的。
4 楼 文友: 2012-07-02 22:42:14 为作品献宝并加分,问好作者,祝创作更进!孩子流鼻血怎么办
心脑血管疾病如何调理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的价格
小儿小便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