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极品相师031水冲龙庙

2020-01-25 02:07: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极品相师 031 水冲龙庙

唐振东给赵琳倒了一杯水.

“怎么了.”唐振东主动问道.

“我爸妈説他们明天坐车过來.”赵琳显然有些六神无主.

“这么快.不是説还有十多天吗.”

“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估计是想给我搞个突然检查.”赵琳喝了口水.然后定定的看着唐振东.“你怎么样.沒问題吧.”

“恩.”唐振东略微一愣.就明白赵琳説的什么.随即反问道.“我应该有问題吗.”

“嘎嘎.当然应该沒问題.党相信你.”赵琳站起身來.拍拍唐振东肩膀.“我先去洗澡了.你先想想见了你老丈人丈母娘怎么説.”

....................

第二天一大早.唐振东就來到市上班.王杰已经在市后面的卸货口等着了.“东哥.來啦.”

“我沒事.别担心.你也不用整天來等着吧.你不用拉货了吗.”

“哈哈.我就是拉了一车货.”王杰笑道.

“哦.那行.”

王杰拉开车厢门.满满的一车厢大米和花生油.

“昨天不是拉了一车吗.怎么今天又一车.”唐振东问道.

“谁知道呢.应该是店庆促销吧.”

打开车门的工夫.辉叔和达叔也到了.三人就开始卸货.王杰也加入卸货队伍.时间不长.一车粮油就卸完.

今天就王杰一辆车过來.卸完货.王杰给唐振东还有辉叔散了烟.“达叔呢.”

“你达叔去大号了.説是拉肚子.”

抽完烟.王杰也沒走.在这里磨蹭了一会.达叔才出來.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説道.“对小东的处罚出來了.”

“哦.怎么説的.”辉叔问道.

“罚款一百.”达叔小声説道.

“哦.我就知道他们不能轻易的开除小东.小东虽然只來了两天.但是干的活却是谁也説不出什么來.沒的説.”

四人又扯了一会.然后王杰就告辞.唐振东沒事.他养个车也不能老是闲着.得去拉货.

今天的货确实不多.上午卸了王杰一个车的粮油.下午又卸了一车的卫生纸卫生巾.然后三人就坐着打屁聊天.

“小东.这几天幸亏你在.要不然我和你达叔这把老骨头恐怕还真扛不住.”

唐振东來的这头两天.一天最少卸十几辆车.如果不是唐振东干活麻利.达叔和辉叔两人.就算加班到半夜.也干不完.

下班后.唐振东刚换好衣服.就看到赵琳的骐达停在门口.朝自己招手.“我妈妈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

唐振东上了车.赵琳驱车直奔火车站.

“一会见到我爸妈知道怎么説吗.”

“我可是説咱们处了小半年.你可别説漏嘴.”

这一路.赵琳絮絮叨叨.想起什么説什么.一副患得患失的样子.

“你太紧张了.放松diǎn.”唐振东反过來安慰赵琳.“你越是紧张越是容易露馅.”

赵琳让唐振东一説.她也明白自己的确是太紧张了.

“深吸一口气.然后想着这口气沁入你身体的五脏六腑的感觉.”

赵琳照着唐振东的説法做了一遍.果然感觉好多了.心中的担忧一扫而空.

不过两人出后.恰好遇到了大堵车.市里下班的diǎn.堵车时肯定的.但是像今天这么堵的情况确实也不多.

四十分钟的车程.愣是跑了一个半小时还沒到.本來挺宽裕的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了.赵琳本想打个给二老.让他们稍等.但是却怎么打也打不通.

“刚刚下车前.还能打通的.不会出什么事吧.”打不通.赵琳自言自语.

“嗯.一定是沒电了.”赵琳自己安慰自己.

两人到达火车站的时候.天色已经落黑.这班火车已经靠站一个小时了.两人晚了一个小时.

火车站的人仍旧不少.过了这班.还有下班.火车站人流穿梭.唐振东和赵琳在车站來來找了两圈.也沒找到二老.

“人呢.真是.我爸妈呢.你説他们不会有什么事吧.”赵琳有些着急了.二老是乡下人.很少來城里.上次进城是自己带他们來的.火车站是他们第一次來.根本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自己.

“别急.去站前派出所问问.”

赵琳跟唐振东急忙往站前派出所走.一到派出所.赵琳就紧跑两步上前.“爸.妈.你们沒事吧.”

赵父.赵母.一看赵琳來了.赶紧抱住女儿.“沒事.沒事.就是装钱和的包丢了.”

“沒事.只要人沒事就好.”赵琳抱着父母.安慰二老.拖过唐振东來.“这是唐振东.我跟你们説起过的.”

“叔叔阿姨好.”唐振东在旁边问好.

“哦.小东啊.我听琳琳説过.”

几人报了警后.录了笔录.赵琳和唐振东也知道了事件的始末.

二老在到站前.给赵琳打了一个.出站的人很多.二老也随着人流出來.出來后.两人就在出站口的站前广场的座椅上.等赵琳來接.

赵母着急去厕所.好不容易找了个厕所.一问还是收费的.她就返回找老伴拿钱.这一摸口袋.空空如也.随身的一个黑皮包.也被划了一个大口子.包里的和钱包都不翼而飞.

两人慌了.翻箱倒柜都找遍了.还是沒有.

最后沒办法.才报了警.

“沒事.沒事.人沒事就好.”赵琳一直这么安慰二老.

“你们先回去吧.等回头破了案.我们马上通知你.”警察们説的很好.很有礼貌.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正办事的人.

纠缠警察也沒用.破不了案.人家不可能从局里拿钱补贴你个人损失.

一个年老的警察把四人送出派出所.

“走吧.车在那边.”赵琳一指停车场.

“叔叔.我來吧.”唐振东顺手接过赵父手中的包.做戏做全套.既然赵琳让自己來演戏.就不能只做个跑龙套的.起码要融入进角色里.

赵父.赵母丢了钱.丢了.本來心情很不好.但是见到了未來的女婿.他们心情也好多了.虽然这个女婿不大笑.但是人长的很高大.一看就不是油腔滑调那种.踏实.

有了唐振东在.二老心情也好多了.女儿岁数也不小了.这事一直是他们的一个心病.小女儿都快结婚了.大女儿却还单着.这怎能不让二老挂心.

这次.他们亲來河源.就是为了看看未來的大女婿.当然也是怕大女儿敷衍他们.故意説自己找了对象.其实并沒有找.

两人对唐振东的第一观感还是不错的.

就在四人准备绕过停车场的围栏.进入停车场的时候.一个染着黄毛的小青年.边吹着口哨边随手往路上丢了一个黑色的钱包.

赵父一看这钱包太熟悉了.这分明就是自己用了好几年那个.当时还是女儿给买的.他紧跑几步.过去捡起钱包.然后一指前面的那个染着黄毛的小青年.“小偷.他就是小偷.”

那小青年一听赵父的话.他撒腿就跑.赵父在后面紧追不舍.

唐振东一看.这种情况哪有不冲上去的.他度比黄毛小青年快了无数倍.眨眼间.就冲过了二十米的距离.追上了小青年.赵父气喘吁吁的跑到眼前.后面赵琳和赵母还沒反应过來怎么回事.

“是你.”黄毛小青年一见抓住自己的这人.他就傻了.一个多月前.在火车站广场.一个人打十几个.瞬间就把他们十几个人放倒在地.这个黄毛也是倒地中的一员.连他们安徽帮的虎哥都亲口説放他走的人物.哪是他这种小混混敢惹的.

唐振东一看这小黄毛.也感觉眼熟.这.这.这人自己肯定见过.但是具体在哪里见得.他就不记得了.

不过不记得.也沒必要记得.唐振东抡拳就准备打.这小黄毛立马投降.“别打.别打.不是外人.不是外人.”

唐振东抡拳就是为了吓唬他一下.让他自己説在哪里见过.小黄毛不禁吓.就説出了自己在这里.火车站广场见过唐振东.

“钱和是你偷的.”唐振东收起拳头.问道.

黄毛diǎndiǎn头.

“拿出來.”

“嗯.大哥.误会.误会.是我偷的.不过我已经把钱给了我们老大了.我只有这些了.”黄毛説着掏出了二百块钱.还有些零票.

“叫你们老大來.”

“哦.好.我马上叫.”黄毛説着掏出.刚准备拨号.突然意识到这个也是偷的.赶紧把递给唐振东.“这也是这位大叔的.”

这时候.赵琳和二老也來到唐振东后面.看着唐振东审案.

唐振东看了眼赵父.“叔叔.这是你的吗.”

赵父diǎndiǎn头.“对.这是我的.”

唐振东把递给赵父.然后催促黄毛赶紧打.黄毛打也不敢多説.当然也要简单的把事情説个差不多.要不然老大会怪罪.

时间不长.虎哥就带着三四个刺龙划虎的兄弟來到眼前.“兄弟.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北京宣武医院预约挂号
大悟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济南好的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聊城癫痫病医院
贵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分享到: